【風吹草動】超越懲罰的正義

: 03/08/2018 - 19:26

全球電影界盛事奧斯卡金像獎得獎名單順利出爐,《廣告牌殺人事件》女主角法蘭西絲麥杜曼榮獲最佳女主角獎。法蘭西絲飾演一名母親,因為女兒不幸被姦殺,而步上波折重重的維權之路。地方警察辦案毫無進展,這位母親急欲找到兇手將他繩之以法。獨自承受喪女之痛的她,用盡各種方法尋求公義:用廣告牌向執法單位施加壓力、用汽油彈炸掉警察局,激烈的手段背後,是一位母親內心無法復原的痛。

上星期,來自台灣從事關注婦女暴力問題的朋友楊華美,帶來另一部關於兒童性侵電影《素緩》。在吉隆坡和檳城的社區,舉行了數場放映會,片中故事發生在一名9歲的女童身上,她在上學途中遭陌生人性侵,虐待至徘徊於生死邊緣。沒有複雜轉折的劇情,兇手順利被逮捕,罪證也確鑿,但即使如此,維權的路仍然走得不容易。性侵後生還的小孩,甦醒後還得面對殘酷的現實世界:永久性的殘障、嗜血的媒體、出庭指證並面對那個傷害自己的犯人,還有未知的旁人目光,小小女孩如何承受?

電影中的兇手最終被定罪,小孩和家人也逐漸回復正常生活。片後,我有機會問到現場的觀眾:你們覺得這樣的結局是否圓滿?大家都一致地表示:不!因為定罪太輕了。有人甚至說,應該將那犯人判死刑。

但問題是,即使加重懲罰,將那犯人終身監禁,甚至判死,公義是否真的彰顯了?好像也不是。這部電影除了是分享一個真實故事以外,也逼使我們重新思考,到底怎樣的制度才算正義。

往往造成更痛苦二度傷害

每當發生了這樣駭人的事情,我們很自然的,第一個想法是要加重刑罰。但是,只是把罪犯判重刑,並沒能有效減少性侵個案的發生,也沒有令我們的社會更安全。只強調懲罰,沒有辦法處理性侵案件的複雜性:受害者和家屬的輔導復原、司法過程如何避免二度傷害、加害者的強制治療等,都必須要納入全盤的考慮,才能有機會挽救已經造成的傷害。

華美也分享到,在台灣要將性侵者入罪,還要證明受害者曾經有明顯的抵抗。但是不少性侵個案,是發生在熟人、長輩、上司這些權力關係分明的人身上,受害者即使沒有強烈的反抗,可能只是無力無法抵抗,不能代表她願意接受。

現在台灣的司法機關對受害者意願的定義已有改變,從過去“說不就是不”,到現在是“說要才是要”。這一點也值得我們參考,對於性侵案件,大眾的輿論容易追究受害人的責任,把焦點放在他們受害時的衣着、反應,但這往往會變成怪罪受害人,造成更痛苦的二度傷害。

文/劉嘉美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