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有眼不識仇志強

: 03/08/2018 - 13:59

大多數人看足球,都獨愛看球員巧妙地將球攻入龍門那精彩的一剎那。但我認為,出色的守門員把眼看就要進網的球及時救出的驚險一幕,往往令人捏一把冷汗,也一樣緊張好看。矯健的門將運用五指大關守住最後一道防線,使球隊立於不敗之地,可謂功不可沒。

新年期間,驚聞大馬當年最紅的足球明星“亞洲鋼門”仇志強病逝。他雖已退隱多年,但其撲救險球敏捷如“靈貓”般的身手,仍歷歷如在眼前,如今驟然長逝,教人無限唏噓。

當年我們還是學生哥的時候,仇志強早已成名,擔任大馬國家足球隊的正選門將了。如果沒有記錯,他是吉隆坡咖啡山聖約翰書院(St. John's Institution)的學生。

那時很多球迷都把仇志強當成偶像,我們在學校上體育課踢足球時(其實只是以三腳貓功夫Main-main),有個當守門員的同學,站在龍門前神氣活現地自我吹噓道:“我係Chow Chee Keong!”我們忍不住酸他:“你唔係Chow Chee Keong,只不過係Chow Chee Keuk──臭豬腳!”

我雖喜歡足球,但學生時期零用錢少得可憐,買票進球場看球賽根本是件奢侈的事。當時也沒有電視現場直播球賽(況且我家裡也沒有電視機),所以通常我就只能從報章體育版的報導去了解一場球賽的賽情,通過體育記者套用大量四字成語的生花妙筆,加上本身幾分想像力去體驗一場足球賽的精彩刺激過程。人家“紙上談兵”,我就只能神遊太虛“紙上賞球”。

仇志強精湛的的救球絕技,我也只是到現場看過唯一的一次。那是一場默迪卡杯足球賽半決賽,由大馬對西澳。西澳的洋佬球員牛高馬大,攻勢如排山倒海而來,對大馬龍門發動連珠炮般的轟擊。只見負責把關的仇志強“搏晒老命”左擋右撲,屢救險球。我還終於見識到他施展一招“獨劈華山”,兇狠地以“手刀”(後來被稱為“神經刀”)一掌把來球劈走。一場慘烈激戰後,大馬終以4比3殺退西澳闖入決賽。最後那場決賽我沒有去看,只從報上得悉大馬以3比0擊敗緬甸,而贏得了冠軍。

港劇也宣揚大馬球星威名

到香港踼職業賽後,仇志強比在大馬更紅,把龍門守得固若金湯,“亞洲鋼門”(千萬別念歪為“亞洲肛門”)豈是浪得虛名?記得有一部無線電視劇《新父子時代》也曾宣揚仇志強的威名,劇中黃日華的兒子在久聞仇志強的威水史下,很渴望觀賞這“神經刀”的救球絕技,結果勞煩一位Uncle戴上假長髮權充“山寨版仇志強”,表演在龍門前救球來圓他心願。由此可見,香港人比大馬人更喜歡且崇拜仇志強。

年輕一代的大馬人,很多都有眼不識仇志強。那天我才跟一名年輕人說:“足球巨星仇志強死了。”他卻回應道:“仇志強不是已經死了很多年了嗎?生Cancer死的。”我連忙澄清:“那個是尹志強,米雪的男朋友,不是仇志強!”

但這不算離譜,更離譜的事還有。我曾向一位女士提到蘇進安,她的回應竟是:“吓?蘇進安?個名好熟喎,係唔係打羽球㗎?”

也許這就叫:夏蟲不可以語冰,對婦孺不可講球經。

文/李系德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