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撈什子

: 03/08/2018 - 13:58

剛在電話跟舊鄰居吵了一架。不過說吵架有點過譽,像我這種水平,來去只會重申那句我覺得是道理的話,怎麼跟人鬥噴?還不如說惹得自己一肚子悶氣就真的。

事情是這樣的,樓下單位投訴他家廁所的天花板有滲水的跡象。於是咱找人來看,說是水龍頭開關壞,遂修了。平靜了好些時日,他又來投訴。這次水喉匠乾脆在牆外另新拉了“明管”。安然無事近一年,現在又再次投訴同樣的毛病。這次叫了個裝修佬,一看能做的都做了,猜唯一的可能就試下修地上的防水唄。

老娘一聽就來氣了,如是這問題就是個老問題了。當初剛入伙還在保修期間,我着他去投訴,好讓管理層來處理。可是後來我把洗衣機搬進沖涼房去,遂變成干廁所自然就不滲水了。於是他就高高掛起,一點也沒放在心上。現在人家租戶有倆孩子哪管這麼多,整天地上濕漉漉的。所以,我說要修防水你要負一半的責任。可他卻說:“你的問題我沒理由要負責!”@#¥%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他從來沒把滲水當成是自己房子的問題。

當初他如積極地像我一樣(咱家也有此毛病),把這視為自己房子的問題,不早就解決了嗎?當時就曾警告過他,你現在不去投訴,以後我不負責任的!就因為他的闊佬懶理,現在到頭來變成我們的責任——是不是很不公平!

原本看在一場鄰居的份上,遂才提出一人負一半責任,可偏人家不吃這套。就在想呀,乾脆破罐破摔,等他請律師提告唄——講大話吧了,像咱們這種有賊心無賊膽的,還不死死氣花幾千塊破財擋災。(本來不想講的,但沒能忍住:恐怕就是性格使然才會搞得妻離子散——我就可憐他這孫子!)

文/山離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