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情婚姻寫到兩性關係 口罩男成暖男作家

: 03/08/2018 - 12:31

身高183公分的口罩男脫下口罩時,五官輪廓與韓星都敏俊與李敏鎬有幾分相似。但就在攝影記者揚起相機時,他先行一步戴上口罩,再次恢復神秘形象。為了符合筆名的形象,他只好時時刻刻都戴上口罩,以免“貨不對辦”。

目前,他總共蒐集了二十多種不同造型與色彩的口罩,胥視每日的穿着來搭配。

3年前,口罩男在個人面子書寫下第一篇文章,內容多是記錄妻子懷孕期間的種種害喜現象,以及如何安撫妻子情緒的過程。由於文字溫暖窩心,許多台灣女性讀者都將他稱為“暖男”並轉發文章。

隨着名氣急升,為了把私人面子書與兩性文章作一個分隔,他遂動念創辦面子書粉絲專頁“口罩男”。他說,他發布文章後接到許多讀者傳來讚或貶的意見,為了避免網絡戰火在私人面子書蔓延,創辦面子書粉絲專頁顯得勢在必行。

口罩男與妻子的相遇、相知與相愛的過程就像是偶像劇的劇情。他們兩人本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同事,認識接近8年,後來兩人相繼離職後便鮮少聯絡。

與妻均曾被前愛人劈腿

“我和妻子是因為彼此失戀才走在一起的。由於我們都是被前任愛人劈腿,急需一個傾訴苦水的對象,於是便相約喝茶聊天。後來,我們發現彼此的想法和觀念契合,自然而然的便走在一起。或許我們都曾經被傷害過,因此更珍惜彼此的感情。”

交往的第二年,兩人迎來了上天賜予的意外“驚喜”,女方懷孕了。當他知道這個消息後,馬上決定承擔責任並“奉女成婚”。

“我與妻子相差約莫十歲,她年紀還輕,本來還未打算步入婚姻與為人母。但既然懷孕了,我們自然會承擔養育的責任。而且聽到妻子懷孕的那一刻,我是非常開心的,可能也因為我當時已年過三十,已經到了適婚年齡,所以心裡負擔較小。”

他坦承,如若事情發生在二十歲時,他或許也會為女友懷孕而感到害怕與措手不及。

“如果當時男方的反應是疑惑的話,我覺得女方就要仔細思考是否應該和他走入婚姻,建立一個家庭了。其實,女方得知自己懷孕後,心裡也是充滿不安全感,因此,男方應該在一旁鼓勵與安慰,並且陪同她會見雙方父母。若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話,在發生關係前,請先仔細想想並做好安全措施。”

夫妻為孩子戒煙

口罩男新書《我可以心甘情願,但你不能理所當然》的內容寫的是他與妻子之間的相處之道。他認為,感情必須建立在對等的關係上,當妻子願意為他而改變時,他自然會給予相對的反應。

“常常會有網友誤會我妻子,認為她只是一名接受者,對於我的付出沒有給予實質的回應。可能是因為我的文章內容寫得不夠精細,其實,我妻子為我付出了許多。例如我和她以前都有抽煙,但在懷孕後,我們都不想讓孩子吸二手煙而考慮戒掉。沒想到她從此以後就真的不抽了,而我還不斷的找各種理由搪塞。我覺得她是一個很看重承諾的人,也是一個值得廝守終身的人。”

目前育有一女一子的口罩男在2017年中完成結紮手術。由於妻子天生體質較差,懷孕期間的害喜現象比其他孕婦更為頻密,數度讓他感到心疼。

“有一女一子已經很足夠,如果再多一個,我怕我們的生活品質會下降。而且我們也不想再繼續有第三胎,同時我又不想老婆安裝避孕器或吃避孕藥,因此,我去結紮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許多男性都避談結紮一事,因他們認為這有損男性“雄風”。但他認為,女性進行結紮手術風險較高,且可能引起併發症,男性結紮則手術風險低,且併發症更少。

“妻子懷孕生子的過程那麼辛苦,那我們男性只是結紮以避免她們再受罪,仔細想想,這樣也挺浪漫的,不是嗎?”

妻購物時以夫兒為中心

雖然口罩男與妻子琴瑟和鳴,但他心中卻仍感愧疚,認為無法讓她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反而每天還讓她為錢操心。

“妻子的經濟價值觀獨立且無私,我們家裡的賬目都是由她控管。但我本身很喜歡科技產品,所以常常會把錢花在這裡。但很奇怪的是,她從來沒有反對過我購買,反而把自己的零用錢空出來,填補我亂買東西後的不足之處。”

心疼妻子的口罩男,最後決定在銀行提錢給妻子,讓她自由購買所喜愛的物品。豈知,妻子購物回來,手提的大袋小袋盡皆是口罩男與兩名兒女的生活用品,讓他深感慚愧。

“我還記得妻子購物後回家時,還笑着對我說:‘謝謝你給我錢購物,我今天好開心呢!’她凡事都為我着想,我自然要把全部的愛都放在她與孩子身上。”

婆媳問題家家有  先安撫媽媽再安撫妻子

在每一對與父母同住的夫妻中,或多或少都會遇到婆媳問題,口罩男夫妻倆自然也無法避開這個問題。他說,解決婆媳問題最好的方式,便是不要與父母住在同一屋簷下。

“我們便是和父母同住的夫妻。其實引起婆媳問題的多數原因,都是因為媽媽心疼孩子,認為孩子被媳婦欺負。因此要想解決家中的婆媳問題,又無法搬出去住時,兒子的立場就顯得很重要,不可偏向哪一方的同時,也不可忽視兩人的磨擦。必須要讓媽媽與妻子知道我的底線,那她們再吵也不會超過那條線。”

他說,每個人的生長環境迴異,因此,妻子願意搬進夫家同住,本身已是一種犧牲了,千萬不可懷有“嫁雞隨雞”的想法。

此外,他們夫妻倆私底下也已串通,每次發生婆媳問題時,他都會在媽媽面前說妻子的不是,並請妻子離開現場,以安撫媽媽的情緒,回房後再安撫妻子的情緒。

“我妻子是台北人,我是台中人,所以,我知道她離開家鄉並入住我家時的那種不適應感。為了補償她,我們每個月都有一個‘爸爸日’,意即由爸爸代為打理家務、照顧孩子,讓妻子可以回娘家與父母和姐妹淘們聚會。”

不應因社會壓力而結婚

台灣目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性別議題莫過於同性婚姻。口罩男作為一名支持性別平等的兩性作家,他不諱言自己讚成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他說,身邊不乏同志好友,他們的愛情讓他發現愛即是愛,無關性別。

“愛情不應該存在界限,如果兩個人相愛,我們又有什麼理由去反對?”

此外,他亦曾敘寫一篇文章向“不婚”人士喊話,他認為,步入婚姻與否是個人自由問題,不應該因受到社會壓力所逼迫而結婚。

“每個人的狀況都不同,我走入婚姻是因為我和妻子都想結婚。但如果因為各種社會眼光或奇怪的理由步入婚姻,那麼不止傷害了彼此,甚至會影響孩子的未來。與其這樣,還不如保持單身。”

夫妻排班輪流顧孩子

作為一女一子的爸爸,口罩男也不可避免的開口閉口都是“爸爸經”。孩子還未出生時,夫妻倆都通過網絡勤加蒐集資料,本以為萬無一失,豈知孩子出生後,才發現這些育兒心得都不管用。

“半夜時,我的大女兒不停的哭,我們泡了牛奶、換了尿片,做了一切育兒教學裡的事情,都沒辦法讓她停止哭鬧。後來,我們歸納出一個心得,便是小孩子會認人,當她來到陌生環境時,自然缺乏安全感,因此需要父母多陪伴她,給她安全感。”

直至後來,兩人甚至搶着照顧嬰兒、更換尿片。由於口罩男在台北上班,而妻子住在台中,因此,夫妻倆便整理出時間表,如週末時由丈夫照顧孩子,而週日與平日晚上則由妻子照顧孩子。

“我們夫妻剛開始照顧嬰兒時,自然會起爭執。但無論我們如何爭吵,都會在當天和好。我的性格比較陰柔,經常會向妻子撒嬌。而妻子也會順着我給的台階下,自然而然爭吵也會減少了。”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