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走出來‧系列1】王賽之:有得也有失 政治逼我成長

: 03/07/2018 - 18:37

政治圈是現實的,甚至是殘酷的!45歲受委上議員,從此全情投入政壇,今年55歲的馬華婦女組一姐王賽之感慨,政治生涯的磨練迫著你成長;對於很快到來的大選,王賽之將披甲上陣,但她並不執著,她說:“政治不是生命的全部,有得也有失……”

首相署國民和諧團結事務特別顧問拿督王賽之於1992年加入馬華,2003年無心插柳下開始從政。她的政治生涯可謂平步青雲,她卻感慨地說,政治讓她成長得很快,那是一種成長歷練。

“我45歲被委任為上議員,過後全面進入政治圈。這幾年的成長或所學到的,可以說是超越以往45年的生涯。”

她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感恩馬華和首相給予機會和平台去落實她的理念,就是通過立法和政策的改良推動社會建設工作。“我這幾年已經盡可能做得最好。我已經盡了全力,能夠做的都已經嘗試了。”

受周寶釵一席話醒覺

回首參政的初衷,當時她在怡保一所國立學院當講師執教,通過報章知道馬華婦女組成立特別小組協助單親媽媽,於是就到訪霹靂州婦女組。在機緣巧合下,她遇到當時的霹靂州婦女組主席周寶釵局紳。

“周寶釵的一番話讓我印象深刻。她說,巫統婦女組的委員會從國、州、區到支部有很多專業年輕新血,你們這些年輕的專業人士都不加入馬華婦女組,不肯活躍,如何在捍衛華裔尤其是婦女的課題上與其他友族爭長短?”

因為周寶釵的一席話,王賽之有所醒覺,並認為雖然大家擁有各別事業,但也應該騰出一些時間貢獻社會。接著,她就利用執教後的空閒時間,通過馬華的彩虹俱樂部協助單親媽媽走出困境。

王賽之藉著與政府部門的聯繫和人脈協助單親媽媽爭取撥款、申請福利援助金、主辦激勵活動等,後來還成立了霹靂州華裔單親媽媽協會,並通過該會爭取到福利局提供不同類別的援助金。

當時,王賽之只是以彩虹俱樂部為目標群組,對於黨其他活動並不熱衷,所有黨的活動都沒有出席,只專注在協助單親媽媽這方面。 

“在這過程中,我發現通過非政府組織可以協助弱勢群體,但涉及層面有限,唯有從政策和立法的修改才能夠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所以,政治是最好的平台和管道。”

王賽之說,彩虹俱樂部給了她一個啟發,就是同樣的時間,但通過不同管道,即通過馬華推動婦女和社會建設的工作,成效會遠遠超越非政府組織。

“非政府組織只能匯集到一小部分的人,還要以個案來解決問題,受惠者也只限於周遭的人。”

當然,王賽之從政的時機也是關鍵。2006年,她在周寶釵的支持下,由時任馬華總會長的丹斯里黃家定推薦擔任上議員,開始全面涉足政壇。

2009年,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上任後,委任王賽之擔任新聞通訊及文化部副部長,2012年出任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副部長,2015年出任首相署國民和諧團結事務特別顧問。

媒體是最大挑戰

在政治圈十多年,55歲的王賽之面對內外挑戰,對她來說都是預料中事。不過,她坦言,她從政最大的挑戰卻是媒體。負面且受到扭曲的報導使她深受傷害,甚至對媒體有了恐懼感。

“已經發生過幾次類似問題,比如消費稅這課題,源頭不是我講錯話,而是媒體錯誤詮釋,過後雖然有關媒體道歉,但反對黨一直炒作,傷害已經造成。也因為那件事,我對我國中文媒體很慬慎。”

“我們絕對尊重媒體的專業,但與此同時,我們也希望媒體據實報導,而不是根據自己的觀點來扭曲我們的言論,這樣對我們不公平。個人傷害事小,但那則報導會影響到兩場補選的成績(峇東埔和雲冰),身為媒體是不應該,也沒有理由犯下這樣的錯誤。”

此後,王賽之沒有再接受媒體專訪,並坦言對媒體有恐懼感,若有意發言,她選擇白紙黑字地發表文告。

王賽之表示,如果是她失言,她會接受批評,惟如果是被扭曲就覺得很冤枉。

對於社交媒體,她並不活躍。她說,網民的留言很傷人,往往充滿誣蔑性,用詞也非常不雅,所以她不會花時間去看是非流言,只選擇性看有建設性的批評。

來屆大選或上陣務邊

王賽之也是霹靂州婦女組主席,在上屆大選時傳言上陣務邊國會選區,最後一分鐘被調去攻吉打巴東色海國席,結果落敗。針對來屆大選動向,她將毫無懸念地將上陣務邊國會選區。

詢及勝算,王賽之輕描淡寫地說:“政治不是生命的全部,有得也有失,我上陣只是給務邊選民一個選擇,就這樣而已。”

務邊具有發展潛能

她指出,本身曾是國陣務邊國會選區領養人,並擔任婦女部副部長時與當地非政府組織建立良好關係。她認為,務邊是一個有發展潛能的地方。

“務邊的地理環境很好,靠近怡保城市的同時又可以保留原生態環境。它建鎮歷史有160多年,史蹟包括曾是孫中山駐扎的地方,也是余仁生發跡的地方,也應該是全馬最早採錫的地方。這些都是非常珍貴的歷史背景,所以我計劃將它發展成為原生態旅遊歷史古鎮。”

另一方面,務邊區會署理主席曾鎮池受訪時說,王賽之是最適合的國席人選,並相信她會贏得婦女票。

“馬華在務邊根基很強,過去兩屆因為反風而落入反對黨手中。王賽之是婦女組主席,也是部長級,擁有很多資源,與巫統關係很好,他們也相當支持她。她上陣還可以帶動贏回一兩個之前被反對黨險勝的州議席。”

務邊是霹靂最大的國會選區,選民多達11萬1000多人,一直是馬華堡壘區,直至308大選,由人民公正黨奪得這個國席。

採訪手記
她是我的中學老師

認識王賽之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她與她的丈夫都是我的中學老師,同學們在知道她參政後無不感到驚訝。在怡保看著她從政走到今天,也許無法理解她參政的理由,但她的認真就像執教般不容質疑。

王賽之幾乎每天怡保─吉隆坡─布城三地跑,行程排得滿滿,調換了三次的地點、日期和時間才終於見面。當天她從怡保來布城,抵步後立即會見一個團體,隨後使人泡一杯美祿和吃糕點當午餐。訪問完畢,就看到司機拎著公事包出門,原來又要北上怡保出席活動。

感覺上她沒有什麼改變,只是彼此地位有差,政治人物與媒體之間總有一線。她很幸運因為家人全力支持她參政,讓她沒有後顧之憂。若大選如願上陣務邊,她就有更加有時間兼顧家庭,因為至少回選區就可以回家。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