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法理】寫在你穿上紅色黨服之後……

: 03/07/2018 - 11:06

在社交媒體看到他穿上紅色黨服的報導後,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發了個簡訊給他,恭賀披上紅色黨服的他有型與帥極了!

但是,我的思緒卻墜入了時光隧道……

記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眼看集體極權主義就要席捲整個百廢待興的歐洲大陸,一名憂心忡忡的英國青年在讀了著名政治經濟學家海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Road to Serfdom)一書後,跑去見海耶克。當時該名青年告訴海耶克,他認同海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一書裡所表達對集體極權主義興起的憂慮,因此他將投身政治以糾正那令人擔憂的政治思潮。但是,海耶克勸阻他說:“不,你不可從政!社會的改變是由理念的改變開始的。你首先要以理性的論述影響知識分子、教師與作家,而社會將會因這些人的影響而改變,屆時政治人物將會隨後改變。”這名青年聽取海耶克的勸告,打消了從政的念頭,反而在商場發跡後,於1955年創辦了倡導自由市場主義的智庫──經濟事務機構(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

二十多年後,經濟事務機構所主張的自由市場主義藉英國鐵娘子撒切爾夫人在1979年的當選,還有兩年後里根中選美國總統,而遏止了極權集體主義的蔓延,並開啟了延續至今推崇自由市場主義的全球保守政治運動。撒切爾夫人當時如是形容經濟事務機構的角色:他們是少數分子,但是他們是正確的,他們拯救了英國。

再輾轉二十多年後,有3名留學英倫、背景懸殊的馬來學生,即一位馬來王室的王子,一位身份是巫統黨員的法律生,以及一位曾是留英伊斯蘭黨學生會領袖,因緣聚合聯手在英國成立了一個政策研究中心──馬來西亞智庫(Malaysia Think Tank)。

而恰好就在風起雲湧的308全國大選年代,他們3人選擇了回國,立足祖國,成立了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IDEAS),在大馬推廣以市場經濟、法治精神和個人自由為主軸的右派政治理念與政策。

在大小場合倡導替代政策

當時,馬來王子出任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主席,投身官企界的法律生擔任董事,而他則挑起了全職執行長的重擔,間接成了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對外的“公共孔”。

從此他勤於筆耕,勇於發聲,在大小場合針砭時事,倡導替代政策。在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甫成立的頭幾年,我因任職於首都某政策研究院,因此和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合作辦了多項政策研究活動,甚至有幸當上了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跨黨派顧問團成員。由於政治理念接近,我倆合作愉快無間。

然而,記得在最低薪金制的課題上,我倆意見相左,相持不下。過後,他的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甚至與我所領導的智庫來了場小型的理性政策辯論。就在當時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狹窄的會議室裡,我們上演了一場難得的最低薪金制政策辯論。我方支持,他的民主與經濟事務機構則極力反對。當時參與討論的,記得除了王子、我們與雙方的政策研究員,還有當時尚未參政的王建民博士客串登場。

轉眼間8年過去了,而媒體是這樣報導的:“旺賽夫今天中午12點,已於土著團結黨總部召開的記者會上,宣佈加入土著團結黨,並受委為政策與策略局副主任,即策略局主任萊益士胡先的副手。”

我祝福他,政途光明!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許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