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提高保護動物醒覺意識 余佩玲畫狗傳愛心

: 03/07/2018 - 10:50

本地畫家余佩玲在香港發展多年,約7年前,她回到吉隆坡發展時,有一天,她在湖邊跑步時,親睹一群青少年在湖邊踩踏一只烏龜,這時,她赫然發現本地人對保護動物的意識仍舊有待提升。

為在本地推廣愛護動物的醒覺意識,她遂拿起畫筆,畫下多幅自己最愛的動物──狗的圖畫,希望通過畫作向公眾傳達愛護動物的意識,共同塑造愛心社會。

畫家余佩玲來自砂勞越古晉,她從小由外婆撫育長大。那時候,外婆家養了很多狗,讓她得以經常與狗為伴,狗兒也因此成了她最愛的動物。

她就讀小學時開始愛上畫畫,在中小學時期,她更是經常在各大繪畫比賽中摘獲前三名的佳績。

“但是,從以前到現在,本地的藝術風氣不興盛,一般家長認為藝術家很難討生活,且無法獲得穩定的收入。即使孩子有天份,一般家長都不鼓勵孩子往藝術領域發展。”

雖然她幼時已展露繪畫的潛能,但在中學畢業後,她卻感嘆英雄無用武之地,且有長逾10年時間沒有畫畫和參與藝術活動。

藝術作品送到香港拍賣

直到約11年前,她有機會到香港佳士得美術學院(Christie's Education Hong Kong)學習,她才再次踏上藝術之旅,從此妙手丹青,泅泳於繪畫藝術的領域。

當時,她在香港除了參加“當代藝術”、“現代藝術”和“名畫賞析”等藝術課程,同時也參與藝術拍賣會,經常把自己和本地藝術家的作品送到香港藝術拍賣會參與拍賣活動,並獲得熱烈反應。

“香港的藝術教育從小學就開始,當地小學生和中學生年紀輕輕就已有不錯的藝術水平,能夠與成人一起討論一幅畫作欲表達的意識形態。反之,本地家長從以前到現在都持有藝術無法糊口的刻板印象,所以,本地人多不鼓勵孩子習畫。這也導致本地人對藝術活動反應冷淡,繼而導致本地藝術水平仍有待提升。”

親睹青少年踩龜感震驚

在香港吸收藝術養份4年後,余佩玲2011年決定返回吉隆坡發展。有一天,她在湖邊跑步時,赫然目睹一群青少年正在踩踏一只烏龜,令她大為震驚。

“此外,我也曾在網絡上看到人們將油淋在狗身上,點火燒狗的過程,以及有人將鞭炮放進狗的嘴巴裡,再點燃鞭炮導致狗受傷的事件。”種種虐待小動物的事件,都令她扼腕不已。

“地球上不只是人類生存,人類也應善待其他生命,包括動物。”於是,她開始提起筆來畫動物,尤其常畫自己最愛的動物──狗,希望藉由自己的一“筆”之力,向更多民眾傳達愛護動物的意識。

受朋友愛護患癌犬故事感動

余佩玲曾因被一名朋友對患癌狗不離不棄的故事所感動,而為朋友的愛犬畫了一幅畫。

“朋友養狗已有15年之久,和狗兒感情深厚,但狗兒不幸患癌後,原本醫生估計狗兒僅剩下一年壽命,但在朋友的照顧下,狗兒活了超過一年。”她被友人及其愛犬的故事打動,於是,她請友人寄來愛犬的照片後,便以生動的畫筆將該隻狗兒的神態畫在畫紙上。

此外,她的住家客廳掛着一幅巨型的狗畫像,由紅、黃、藍和綠多種壓克力顏料繪成,光彩奪目。“我經常都畫狗的實體畫像,這一幅畫則嘗試以卡通的手法來繪出狗的神韻。”

客廳裡有一張小桌子擺放着一幅杜賓犬(Doberman Pinscher)畫像,畫中的杜賓犬很哀傷。“許多人覺得杜賓犬的外形不可愛,為了使牠的外形看起來討喜,有些人會帶杜賓犬去做豎耳手術,把牠的耳朵剪去一部分,使其耳朵變小並可以豎起。我不認同這種作法,所以畫了牠很哀愁的模樣。

“有些狗的外形可愛,所以很討人喜愛。反之,有些狗因外形不可愛,而不獲人疼愛。但是,我覺得無論狗的外形可愛或不可愛,人類都應愛護狗。”

她還有一幅作品是以壓克力顏料畫一隻狗趴在桌上,旁邊放着一個杯子。“有一次,我帶愛犬到一間咖啡店時發現,有顧客對狗隻進入飲食場所的情況感到不自在,讓我感嘆本地很少有允許帶狗進入的友善餐廳,於是,我才有感而發的畫了這幅畫。”

為了通過畫作向大眾推廣愛護動物的醒覺意識,她以現代藝術的手法畫了一隻比特犬(American Pit Bull),並通過義賣這幅畫的方式為檳州動物福利協會籌款。過去,她已三次參與該協會舉辦的義賣會。

她也希望通過畫作向大眾宣揚工作犬對社會所作出的貢獻,其中一幅作品是畫了常被訓練成軍犬或警犬的德國牧羊犬。

“狗很有靈性,除了警犬和軍犬,狗也常用作引導盲人方向的導盲犬,還是陪伴老人及療癒心靈的好伙伴。雖然牠們的生命很短暫,但對人類和社會的貢獻卻是巨大的。”

畫自養西施犬表達愛狗之情

在吉隆坡生活兩年後,5年前,余佩玲搬到檳城居住。回國7年來,她一直飼養着一隻西施犬Petra。愛犬原本是她的一名朋友所飼養,後來朋友因太忙沒時間照顧狗,於是將Petra交給她飼養。

Petra是一只深棕色毛混合白色毛的雌性西施犬,牠非常活潑好動,經常在她家中的客廳裡跑來跑去。但是,每當她坐在沙發上埋頭做事時,她就發現到原本活潑好動的Petra也會安靜下來,默默地坐在地上,一直注視着她很長的時間。

“還有,每當我欲出門,但沒有帶牠一起出去時,我都會在出發之前不停重複告訴牠,你要等我回來。當我關上家中大門準備出外時,牠也會一直安靜地注視我。當我從外頭回到家時,電梯才剛打開,我就已經聽到牠站在家門前不停地興奮吠叫,開心迎接我回家。”

她說,有專家的研究顯示,當一隻狗一直注視着主人很久時間,即表示牠很愛主人。她深知愛犬很愛她,而她對愛犬的疼愛豈是三言兩語所能道盡的?於是,她將愛犬注視她的表情拍攝下來,繪成一幅畫,表達她的愛狗之情。

去年12月中旬,她認識的一對旅居檳城的德國夫婦為了醫病而返回德國。回國前,他們將一只北京西施犬Pether交給她領養。

雖然Pether迄今跟她相處只有約兩個月,但她同樣對牠疼愛不已。Petra經常圍繞在Pether身邊不停吠叫,好像希望與同伴一起玩耍。但Pether個性比較好靜,經常安靜地坐着,很少跑動。

常把流浪狗送去防虐動物協會

余佩玲也對流浪狗充滿憐憫之心,她曾經在路邊拯救兩隻流浪狗,經她的照顧和安排下,目前,那兩隻流浪狗已交由非政府組織收留,並等待好心人領養。

“人類有靈性並有自由意志去選擇做好事或壞事。愛心是一切美德的前提,如果人類選擇做有道德、責任和尊嚴的好事,那麼就會散播愛心。反之,如果人類選擇做壞事,那麼就會喪失道德、責任和尊嚴。”

她說,主人需對所飼養的狗隻有責任感,不能因為牠有所殘缺或老了,就把牠遺棄在路邊。幾年前,她在檳城發林商業區發現一隻無法站立的流浪狗後,連忙聯繫檳州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PCA)的工作人員把牠載去獸醫處就醫。

“當時,我與工作人員把流浪狗送到獸醫處後,醫生指牠殘廢了,所以必須人道毀滅。我即刻拒絕,並打電話給另一個非政府組織──檳州動物福利協會(4PAWS),請求該協會收留這隻流浪狗。”

救回營業不良耳眼生蟲狗

由於她居住的公寓空間有限,因此,她帶流浪狗給獸醫治療後,就將牠帶到檳州動物福利協會。“一週後,我再次去探望那隻狗時發現,牠在經過治療後可以站立了。之前,牠是因為長期流浪街頭才會營養不良,且無法站立。”她很欣慰流浪狗可重新站起來。

後來,她又救回另一隻老齡的流浪狗,這隻狗不但有皮膚病,耳朵和眼睛都生蟲。後來,她把流浪狗交給一名愛狗的印裔朋友維妮塔收養。對方當時在檳城租了一間排屋收留許多流浪狗。

她說,她每週都前往維妮塔設立的收容所探望那隻流浪狗,並捐錢給該收容所。“經過6個月的治療後,那隻流浪狗的皮膚病痊癒了,耳朵和眼睛也不再生蟲。我鼓勵有意養狗的社會人士以領養取代購買,因為這些流浪狗一直在收容所裡等待好心人來領養。”

她也感嘆許多狗主常因不想花錢為狗隻治病,而把狗隻遺棄在街邊的行為。她說,狗與人一樣會生病或患癌症,如果狗不幸罹病,主人有責任送牠去治療。

“我也不認同主人因為狗生病或有殘缺而讓它人道毀滅的作法,因為人類無權決定動物的生死,畢竟人類並不是審判官。”

她所養的兩隻狗都曾結紮,因此,她也鼓勵其他狗主帶狗到獸醫診所結紮,以減低流浪狗數量。她計劃未來搬去排屋,以便有寬敞的空間收留流浪狗。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