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然後我們回到台北

: 03/03/2018 - 12:45

我們下榻的流民棧在永和區,也是一家常有文青聚會的小酒吧,通常午夜左右就會打烊。大夢估計假牙和我來不及在打烊前趕到流民棧,所以建議我們留在桃園機場過夜。台灣友人擔心我們睡得不好,我們倒沒這方面的顧慮。假牙先一天才從倫敦飛回來,因為時差關係,大概也睡不着,而我是個到處睡的男人,意思就是我哪裡都可以呼呼大睡。我擔心的是冷,因為台灣正值寒冬。根據氣象預測,接下來的一週會有最強寒流來襲。後來我們都知道了,台灣各地刷下入冬以來最低溫度紀錄,合歡山、太平山和拉拉山都迎來了皚皚白雪。

我們乘搭的亞航晚上十點半前準時降落桃園機場,下機排隊入境耗掉不少時間,出到大堂已經十一點多。桃園機場可以免費連線上網,無需登記,不用密碼,無疑比吉隆坡KLIA2和曼谷廊曼機場快捷方便。我向台灣友人店狗報平安,店狗很快就回訊了,並讓我們再考慮一下,要不要坐客運到她在板橋的家過夜,她已經問過我們兩次了,盛意難卻,唯有說好。開往板橋的大有巴士午夜準時發車,但我們搞錯了站名,以為“板橋後站”即是“板橋客運站”,其實“板橋後站”已經改為“後站商圈”,結果我們一路搭到“板橋客運站”去了。

怎麼辦呢?因為沒買SIM卡,無法上網,又沒跟店狗要聯絡號碼,真是失策,只能眼睜睜地瞪着公共電話,無助而懊惱。假牙建議走路回去我們錯過了的那一站,可是外頭下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雨,冒雨拖着一個行李在街上走不太方便,而且我們又不清楚“後站商圈”在東南西北哪一個方向。假牙到附近的全家問路,後來我才知道,店狗告訴我的,原來全台便利商店都能免費連線上網。我留在客運總站等候,心想店狗等不到人,說不定會猜得到我們下錯站,然後趕來搭救我們。雨勢越來越大,天氣越來越冷,一邊哆嗦一邊滑開手機,發現原來客運總站也能免費連線上網,當下真心體會到文明的好。

來到店狗住家已經快要兩點,店狗草草交代幾句,就抱了一大包沉甸甸的貓砂走了,回室友家。結果假牙倒頭就睡,完全沒有時差問題。反而是我像剛剛搬家的貓咪一樣,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新環境。其實這並不是我第一次到店狗的家作客,上次她的小狗狗尚在人世,連同兩隻貓咪,三隻小動物和一個女人結伴生活在一間小小的斗室,這是店狗“自己的房間”。她在“自己的房間”寫下了多少讓我發笑,讓我動容,讓我深思的文字。我在假牙時大時小的鼾聲中,細讀店狗發表在雜誌上的雜文,她寫自己在這個家失眠的事,外面的雨還在淅淅瀝瀝,我想起上一次來台灣,已經是四年前的事。假牙更久,三十二年。我們又回到了台北。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