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女朋友

: 03/02/2018 - 18:50

好野哥在晚餐時宣佈:“這個星期五輪到我們班向全校展示學習心得,我主動舉手跟老師說我要當這個星期五全校集會的主持人,這是我第一次當主持人!”好野爸緩緩放下湊到嘴邊的碗公,慎重地空出右手來對好野哥豎起大拇指極力讚好,然後幽幽地問道:“他第一次當主持人耶,而且還是自己主動要求的,你不去支持他嗎?”

我很想把嚼在嘴裡的飯以慢動作全噴到好野爸臉上請他“醒醒吧!”但身為善解夫意的賢妻,我深知一輩子在幕後全力付出卻從來不願意被鎂光燈閃到的好野爸多麼渴望哥倆能夠幹出“違反好野家本性”的事──在眾人面前成為焦點。跟父母一樣對“成為焦點”能閃多遠就閃多遠的好野哥“第一次”“主動要求”“擔起(被好野爸無限放大的)責任”,對好野爸來說,簡直就是“兒子將成為重要領導者的第一步”! 好野哥這小小的一步,對好野爸來說,可是“好野家”有望刷新、重組家族DNA的一大步,絕對值得全家傾力予以支持與鼓勵呀……有夢最美!賢妻我可不能輕率地把好野爸的美夢戳破,我把嚼爛的飯嚥下,“這個星期五,我要和雅婷去Gili Meno參加Spirit Dance Camp啦!”

不能親臨“重組好野家DNA新一章”之彩虹學校四年級學習分享集會(主持人:好野哥!好野哥!好野哥!)讓我感到些許遺憾,背上包袱拜拜三帥獨自踏出家門前往Gili Meno的星期五早上,我對接下來的三天兩夜完全一無所知。“不能共襄家庭盛舉”的遺憾與“我是不是上了賊船還幫船老大數算鈔票”的害怕,在捲起褲腳、跳船涉海、踏上Gili Meno的當下,哈哈哈!全被我留在峇厘島,沒帶上岸呀!

只有自己一個人是:如!此!愜!意!

這是一座“應有設備與享受俱全”的安靜美麗小島,主要交通工具是馬車和腳踏車,結合了粗沙礫與洋灰鋪設的濱海環島小徑慢慢走一圈據說大約費時一個小時半,碼頭附近有雜貨店與寧靜溫馨的度假村Karma Reef,我們一行9人(5名工作人員,4名團員)三三兩兩地頂着藍天白雲,在微風徐徐迎面吹中閒聊着走向這幾天將要入住的民宿,雅婷分享這次參團也是她許多年來第一次沒在夫婿的陪同下獨自出門,她說呀說呀,然後說道:“活到這個年紀……”我忽地有感而發地接:“該取悅的人都取悅了,不該取悅的也取悅了,可以開始取悅自己了。”雅婷大笑着決定:這,就是今日姐妹淘經典名句。

口中無意溜出的話語在為接下來的日子擲錨?我已經許久不曾體驗沒有三帥在身旁繞來轉去的日子,再經過12年的斷層,重新鏈接上“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感覺是:如!此!愜!意!一天的活動結束後,我在自己一個人的房間洗着自己一個人的澡看進自己一個人的鏡子,“你其實只在信任的人面前展現最真實的自己。”雅婷喝椰子水時對我下了個註解,是嗎?是這樣的嗎?如果好野哥聽到這話,應該會挺直身軀卯起勁兒地開始連環問:“你信任誰?為什麼信任她? 你真實的自己是什麼樣兒?為什麼你不在每個人面前展現真實的自己?你在害怕什麼?你信任我嗎?為什麼?你在我面前展現了什麼?……”

嗯,不是,我並不是在獨自凝望漫天星的這個夜晚想念在烏布大啃沙爹與狂吃泡麵的三帥。透過他們的眼看世界、透過他們的鼻聞世界、透過他們的口品世界、透過他們的耳聽世界、透過他們的膚觸世界、透過他們的每個細胞看世界、看自己,是我這十二年來養成的下意識習慣。

“活到這個年紀,已經在恰當的時候與不恰當的時候,透過恰當的人與不恰當的人看世界、看自己了,接下來,可以開始用自己的眼、自己的鼻、自己的口、自己的耳、自己的每一寸皮膚每一個細胞看世界、看自己了。”

我帶着滿頭髮的沙和鹽給你
美人兒清晨五點探頭進帳問
一起去看日出嗎
不去
美人兒走後滾床三秒
去吧去吧
黑黑的路上沒個鬼影子
腳丫子在粗沙地 趕路 趕路 趕路
波濤在咫尺天涯 呼喚 呼喚 呼喚
不行啦
已經沒衣服可換了
已經看到美人兒的背影就在前方一百米了
再說
腦袋想與美人兒會合看日出啊啊啊
當然不是真的
美人被日出召喚
我被跳海吸引
各自的禮物
各自拆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