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誰在“消費”郭鶴年?

: 03/02/2018 - 12:50

反對黨陣營一再指控來屆全國大選恐將淪為歷來“最骯髒”的一次大選,如今看來絕非危言聳聽,從最近巫統極端政客包括某些內閣正、副部長,乃至布城當權者“突然”肆意污名化大馬首富郭鶴年,對他的名譽極盡誹謗,即可見之一斑。

只不過相隔短短的5年,這位被譽為“亞洲糖王”的世界級富豪本身也沒有想到,或許也感到愕然,際此來屆全國大選在即,竟遭他曾有“恩”予彼輩的在朝政客“反咬一口”般污衊,甚至套上莫須有的“罪名”。(郭鶴年向來被視為國陣包括巫統的最大金主,他也曾出錢出力拯救馬華。)

記得在2013年全國大選的“敏感”競選期間,當已淡出大馬經濟版圖的郭鶴年所擁有的郭氏兄弟集團與國庫控股宣佈在柔佛的依斯干達特區聯合投資1億8200萬令吉,以發展逾10億令吉的濱海房地產,頓使坊間及朝野咸認此舉有助於為轉戰振林山國會選區(坐落於伊斯干達特區)卻受到民主行動黨實權領袖林吉祥強有力挑戰的前柔佛州務大臣阿都干尼催票,並一定程度上促使州內的華裔選民回流國陣。

反諷的是,當年被阿都干尼“奉”為恩人的郭鶴年,此時此刻卻遭其他巫統領袖尤其是旅遊及文化部長納茲里粗暴地辱罵,甚至以挑釁的語氣敦促郭鶴年“交出公民權”。

巫統極端政客這回之所以單憑某爭議性部落客在其網站發佈假新聞或所謂“爆料”而向郭鶴年發難,厲斥他“忘恩負義”(首相納吉認為若非國陣政府給予的“鑰匙”,郭鶴年不可能成為“糖王”和“米王”),進而胡亂地指控他及其家族金援民主行動黨,搞陰謀推翻國陣政權,以推動華人議程,企圖建立華裔主導的政權,部分原因顯然在於彼輩不滿郭鶴年在其自傳中揭發我國不少的政經秘辛,包括當權者所忌諱的許多敏感議題,尤其是他狠批新經濟政策所“催生”的土著特權“寵壞”馬來人,以及對大馬逐步走向種族保護主義深感痛心;他透露曾向胡申翁直指國家列車走錯方向,當面進諫這位第三任首相應調整國家的政策,但後者的回應竟是“我做不到,因為依馬來人如今的想法,他們無法接受”。(在這方面,納茲里不知是否“失憶”,因為他曾表示郭鶴年在自傳中的批評公允,但囿於政治現實而難以落實非種族政策。)

巫統淪為行動黨超級助選員

郭鶴年不幸“被捲入”這場政治風暴,反映出巫統極端政客配合布城當權者在來屆全國大選所貫徹的既定政治議程,持續妖魔化行動黨,尤其是咬定行動黨主導希望聯盟,而一旦希盟入主布城,林吉祥將會拜相,馬來人因而將喪失政權,藉此煽動種族情緒及製造種族仇恨,以穩定巫統的基本盤。

從某個角度來看,已強烈否認獲得郭鶴年金援的行動黨,其實並未受到任何的政治衝擊,反而是這場“無厘頭”式政治風暴的最大得益者,林吉祥及林冠英父子並未第一時間駁斥納茲里對郭鶴年的野蠻攻擊,卻伺機把其實是真正受害者的馬華當作“共犯”加以追擊,火力猛開,其政治動機不言而喻,欲蓋彌彰。

有跡象顯示,在國內外企業界享有崇高聲譽與地位,且對大馬的社會與經濟發展作出巨大貢獻的郭鶴年若持續受到無理的“斗臭”,對大馬的國際形象無疑造成一定的損害,尤其是身為卓越和成功企業家的郭鶴年樂善好施,在華社備受敬仰,巫統極端政客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而把他“拉下水”,不啻是重挫國陣尤其是馬華與民政黨力爭華裔及中間選民的努力。

隨着行動黨持續“消費”此事件,看來比炒作納吉“貴”吃藜麥養生更具選票效應,巫統極端政客成了反對黨的超級助選員。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