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吱咯

: 03/02/2018 - 12:48

上個星期六中午12點過後,本來與我一起留在辦公大廳的蜜斯章也已下班回家,整間占地兩萬多方呎的大房子僅剩下我一人在屋裡,巧手人科弟和他的老婆蒂娜也不知躲在哪個角落涼快去。

這本來也沒什麼。以前在舊辦公大樓裡,每逢星期六下午也通常只有我一人逗留至傍晚才收工。但那時心無掛礙,三樓的廚房還不曾發出淒厲的呻吟聲,也從沒有人看見白影飛過,所以也無有恐懼。

但這個剛過去的週末下午,在蜜斯章一離開後,我雖然專注於長篇累贅的網上報稅工作,卻也聽到背後不斷傳來“吱”或“咯”的奇怪聲音。還以為印尼雙人組走進屋裏,抬頭望向整個大廳的盡頭,卻不見任何人影。而落地玻璃長窗外,草坪上的白鴿麻雀紛紛在啄食,對街的高大鳳凰木枝葉在輕輕搖曳,望出去一片祥和氣氛,屋裡連一隻蚊子也不見飛過,到底是從什麼地方發出這擾人的吱吱咯咯聲?此外,每當進入大廳後邊的洗手間時,也不時會聽到類似狼嚎的呼號聲,而且還是光天化日的日間時刻。

大力幽靈是山東老娘?

可能由於太過靜謐,所以任何細微的聲音都會特別放大,也讓聽過卡卡蒂娜描述的午夜怪談的我特別敏感。我只好這樣地安慰自己。但吱咯聲依然持續不斷,為了與外面的空氣接軌,我索性走過去,將進入大廳的木門打開半扇,如果真的耽不下去要奪門而出,也會讓我加速逃出生天。

還剩下三天便是整個公司集團網上報稅的死線,所以雖然每一秒都過得提心吊膽,還是要硬着頭皮繼續操作。手眼並用即使已經很忙,我的思緒卻也一樣沒閒着,不停地探索那個在半夜三更出來嚇唬新近遷入看管房子的印尼人夫妻檔的力拔千鈞幽靈,是否就是生前已經霸氣凌人的山東老娘。

按照“生是老爺子家人,死是老爺子家鬼”的粵語殘片邏輯來分析,已登仙界的山東老娘如果心有不甘出來作祟,出沒地點也該是她曾住了廿多年的西廂這邊,而不是形同禁區的東廂。

但一想到她曾經怒擲大公子父子的舊傢具到屋外,卻又並非完全不可能。因為自從辦公室搬到大宅後,不只西廂成了辦公廳,就連本來無一桌一椅只有廢紙垃圾成堆的荒廢已久東廂,也搖身一變成為辦公副廳,除了老司機尤斯里的小桌子和椅子加上他的私人小屏風,還安插了兩個分隔式的辦公桌,準備給小閨秀和跑公關的阿布峇卡日後佔用。

既然山東老娘生前如此仇視屬於大公子父子的傢具,誓必剷除而後快,那個大力幽魂若真的是她的話,難保她也一樣仇視這些侵佔她的主權的新加入外來辦公桌椅,所以在夜深人靜時出來發功,好嚇唬嚇唬不知老娘厲害的無知之輩知難而退。至於拉動兩噸重七人車的大動作,作用應該也相似,因為那個車庫本來就已空置近30年,如今無端端停了部大車,“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的霸氣老娘,當然看到眼火爆。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