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行尊口授 繪測師精製 揭傳統燈籠精深意義

: 03/02/2018 - 12:32

根據中國的傳統習俗,增添男丁的家庭,必須在元宵節當天添丁上燈,而許多來自馬六甲的峇峇娘惹家庭也依然延續這項年俗。

不僅如此,每逢各大佳節或喜慶,如新年、天公誕、大壽與滿月,峇峇娘惹家庭也都會張掛燈籠,甚至演變到後來的“賽燈”僑生風俗。

燈籠是在明代鄭和下西洋或是更早的時候,從中國傳入馬來半島,至今仍受到峇峇娘惹家庭的重視,而且是一代代傳承下去,而有關燈籠的典故、意義和祝福也通過口耳相傳方式流傳至後世。

怡保全記燈籠手作坊的39歲業者全文輝指出,在新年前夕,一般峇峇娘惹都會先上燈稟告祖先,除夕則會祭祖,而燈籠有助接引祖先回家接受晚輩供奉。

“堅持傳統的峇峇娘惹家庭,每當辦婚事時,也都會製作一對燈籠,因為添燈是添丁的諧音,其實,中國許多地方也還保有這項習俗。”

他說,過去的峇峇娘惹婚嫁儀式上,女方家人會準備至少兩個印有本身姓氏的燈籠,供女方帶到男方家門前掛起,而男方家中一般上是掛起5或7個燈籠,必須是單數,置放中間的是天燈,天燈二字對外,印有福祿壽神像的一面則朝內,比喻神明降臨。

華裔忌諱白燈籠

“接着,左邊是家姓的方燈,姓氏向外,八仙圖對內,右邊則是相反,接着才懸掛女方帶來的兩個燈籠,最旁邊兩側的是印有金‘囍’字的紅燈籠,這是峇峇娘惹家庭掛燈籠的傳統手法。”

峇峇娘惹家庭的夫婦若沒有生育,便會定做姓氏燈籠向祖先求子,並會特別要求燈頭的銅片釘子只下一半,凸出一半,以便與“出丁”同音。

說起燈籠上的顏色,全文輝提到,一般使用紅、黃、藍、青和白5種顏色,而這5種顏色也代表五行,黑色是用在字體和框線上,這便是五顏六色一詞的由來。

他披露,北馬和南馬所採用的燈籠有所不同,北馬燈籠普遍印有紅字,但馬六甲以下至南馬,以及新加坡的燈籠則是使用紅黑相間的字體,因紅黑相間的字體有助分辨這個家庭的姓氏、商號與所從事的行業,有的廟宇則是使用純黑字。

“喜慶燈籠多數是採用紅色、紅黑相間或金色的字體,但金字鮮少見到,它在五行中屬於重的顏色,只有大廟宇、達官貴人家裡才會用上。”

他說,白燈籠是華裔家庭辦喪事時專用的燈籠。“過去,大部分喪府所採用的白燈籠都是印上深藍色字體,不過,現已改用紅黑字了。”

在古時候,大黃燈籠都是屬於廟宇專用的燈籠,百姓則是使用白燈籠,黑燈籠則是朝廷命官或是受到王帝封賜的家庭所使用,而檳城邱公司和少數峇峇家庭則有黑色罩布的燈籠。

“由於本地華裔忌諱白燈籠,因此把罩布改為米色、淡黃和仿古的茶色,也因為白燈籠只要放上五六年就會轉變為茶色,所以,馬六甲的峇峇娘惹家庭至今仍保留使用白罩布燈籠的特色。”

擅製天燈 修復燈籠

全文輝從老師傅口中獲知,做燈籠除了得講究手藝,同時,其中也充滿學問,而蘊藏其中的傳統思想,則是仰賴口耳相傳方式傳到現在。

他解釋,燈籠就像一個人,因此,其頂部需要鴻運當頭,尾部則需以齒輪插上兩根有節的竹枝來固定中軸鐵枝,以穩住結構。

“節是長根鬚的地方,表示留根,它位於燈籠中心,意思是中華文化的根留在心中。”

隨着時代的演變,後期為了方便製作而簡化步驟,更改用鐵釘來取代竹節,但全文輝仍沿襲與維持傳統。

同時,標準燈籠用上30根竹枝,意味着三十而立,而竹枝駁上齒輪時,彎曲的弧度不一,直到綁上繩子定型後,統一了竹枝的曲度,感覺有如如喻意“團結一致”。

他說,古代的燈籠,當點燃蠟燭的蠟台接上基部燈座時,也有暗示行房之意。不過,隨着電燈泡普遍後,蠟台與燈座已遭市場淘汰。

“所謂天圓地方,圓代表天,有的圓球形燈籠寫上代表神明的天燈字眼,方形的桶型燈籠則代表地,而使用蠟台與燈座便帶有性暗喻。”

全文輝本身擅長製造天燈、桶型的姓氏燈、桶型的字號或商號燈籠,與此同時,他也提供修復潮州燈籠的服務。他說,他在修復燈籠期間,會儘量保留燈籠裡原有的骨幹,而只是更換其表層的罩紙,並改用更加堅韌的罩布。

“這些都是屬於傘燈的種類,其構造與雨傘相像,同時也寓意開枝散葉。”

佛手打橫象徵橫財就手

全文輝說,燈籠上寓意福祿壽的圖騰各有其意,吉祥結代表福,書冊為功名學問的祿,葫蘆屬於長壽,有助化凶為吉。

他披露,燈籠上不間斷的回紋,也稱作鎖匙紋,反映血脈不斷,底座是蓮座花紋,花象徵富貴、佛手意味財源,打橫的佛手正是橫財就手,攀藤象徵左右縫源,紫色為紫氣東來,充滿好兆頭。

“在遊神中見到印有5隻蝙蝠或蝴蝶的潮州燈籠,象徵五福臨門、佛手和桃則為長壽的意思、石榴和葡萄象徵子孫滿堂、牧丹為花開富貴、花瓶則是平安之意,字框表示境內,框內寫上代代平安,即是指境內代代平安。”

根據全文輝的經驗,福祿壽和八仙人物通常出現在馬六甲峇峇娘惹的燈籠上,而檳城的傳統燈籠則沒有圖案,一般上郡號置左,右邊則是姓氏。

“神廟內繪上祥龍和廟名的燈籠置左,祥龍對外,另一個燈籠則是寫上廟名,雖然有云左青龍右白虎,但老虎的圖像不會出現在燈籠上。”

因迷路與燈籠結緣

過去,許多製作燈籠的師傅都是為了生活而加入這門行業,但全文輝卻是因着“迷路”而與燈籠結緣。

憶起自己與燈籠結緣的過程時,他說,那一年,還在唸中學的他驅車到檳城遊玩,結果卻在古跡區迷失方向,在兜兜轉轉期間,他三番四次經過一間製作燈籠的老店屋。

“後來,我被店屋門面上一只隻隻塗上漿糊待晾乾的燈籠吸引住了,反正車子兜來兜去依然兜不出去,我便索性停車瞧瞧。”

踏入這家燈籠店,也改變了全文輝日後的命運。

當時,他從上了年紀的師傅口中獲悉,該店的燈籠生意主要來自檳城一帶,過後,他自覺有能力把老師傅製作的精美燈籠推銷到其他州屬,於是,他過後便走訪霹靂州各地的神廟和會館,並積極向這些單位推銷燈籠。接下來,他與該位燈籠師傅保持緊密聯繫,每次北上,他都會登門探訪老人家。

談到自己與師傅的關係時,全文輝說,他和老師傅可說是亦師亦友,而師傅也極為樂意與他分享製作燈籠的心得,甚至把製作訣竅一五一十告訴他。

“坊間流傳這名師傅空有一身手藝卻不收徒弟,但其實不然,因為這名師傅雖未通過親自示範的方式傳授技藝,但他願意通過以言語敘述的方式傳授技藝,並鼓勵我們親手紮燈籠,然後親自探索和思考製作燈籠的訣竅,其實,他此舉別有用心,主要是希望我們能在不依賴他的情況下自學,但卻引起一些人的誤會。”

他說,他的師傅去世迄今已有四五年的光景,但他把師傅生前所授牢牢記在心中,而這也推動他開創了這門傳承文化的事業。

全文輝雖曾考取建築繪測文憑,並曾在電子廠擔任品質管理的督工長達十多年,但他後來卻決定當一名手作燈籠的師傅,以便把這門技藝傳承下去。

善加保存可用80年

初入行時,全文輝最感頭痛的便是削竹,而這是製造燈籠的第一步,既不能使用蠻勁,又得巧用暗力,他形容說:“即使吹着風扇削竹,我的身體也會不斷冒汗。”

他說,他初出茅廬時,根本不會分辨竹子的種類與性質,而在經過5年的摸索後,他才掌握了各種竹子的特性。

“我使用的竹子與師傅所用的竹子有差別,他在市面上看到竹子就買下,而我個人則是選用吊絲竹,其特點是容易削、具有彈性和不易折斷,通常是用來製作籃子的材料,且其節骨較長。”

他把竹子削成一根根竹枝後,便把竹枝兩端各駁到一個齒輪接口,再把竹枝彎曲,確保每根竹枝保持同樣的弧度、曲線,再綁上繩子定型,讓上下左右對稱,這時,燈籠骨幹便告成型。

過後的步驟則是“罩布”,他先把純棉布黏在竹枝上面,待晾乾後再搽上燕菜漿,有助封住棉布上的縫隙,免得上色時,顏料散開和滲透到布料上,使色澤變得不均勻。

燈頭須得上紅色

當燕菜槳乾透後,棉布便會收縮,並突出每根枝竹的線條,呈現扎實的立體感,這時,便可以帶燈籠上寫字作畫,以及塗上防水樹脂。

傳統的中國燈籠是使用桐籽油,但大馬沒有,他便改用樹脂,兩者的分別在於塗上桐籽油的燈籠可以折收,而樹脂則會使燈籠硬化,只要把燈籠摺起便會裂開。

最後一步是在頂端尾部的齒輪釘上發亮的銅片,他說,傳統作法是燈頭得上紅色,因這象徵鴻運當頭。“你也可以不替燈頭塗上紅色,但絕對不能替燈頭塗上黑色。”

他披露,由於他所製作的燈籠是純手工製成,一般上,每製作一個燈籠約需花費3週時間,而每個燈籠若保存良好,可使用約80年。“目前在檳城還找得到已掛了上百年的燈籠。”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