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侵向母求救無門 7歲童天天跟叔叔做愛


: 2018-02-27 10:02:23

(新加坡26日訊)老婆情婦同住一屋,47歲無業漢左擁右抱還不夠,7年來屢次性侵犯情婦的7歲女兒,威迫女童乖乖就範,而女童卻向母親求救無門,只好“天天跟叔叔做愛”。

控方指這起強奸案是新加坡歷來最可恥和惡劣的案件之一。面對21項控狀的無業漢今早在高庭認罪後,被判坐牢34年和鞭刑24下。

21項控狀包括10項法定強奸罪、8項非禮14歲以下孩童、兩項性侵未成年少女,以及一項對兒童做出猥褻行為的控狀。

本案發生于2010年至2016年,女童當時年齡介于7至13歲,今年15歲。為保護受害女童,法庭諭令媒體不可報導任何可洩露女童身份的資料,包括被告名字。

目前47歲的被告原本開德士為生,他在案發期間沒有工作。他與45歲妻子和13歲兒子住在金文泰一帶的三房式組屋。

老婆情婦同住一屋

女童的39歲母親是廚子,她在女童6個月大的時候與丈夫離婚,2006年開始與被告偷情,當時年僅4歲的女童把被告當父親看待。

案情顯示,2010年左右,被告停止當德士司機,由于情婦白天得工作,他建議可在學校假期期間帶女童回他的家照顧。

因此,2010年至2014年,每逢學校假期,女童就到被告的住家,與被告、被告妻子和兒子一起生活。

愛在女童面前看色情片的被告,也在這段期間開始性侵犯女童。首次發生時,被告把女童帶到主人房,脫光兩人衣服,然後趴在女童身上,用下體磨蹭女童私處。

女童求被告住手,並表示會告訴母親,但被告反罵女童別恐嚇他並說:“你要(跟母親)說就說。”

女童並不曉得被告對她所做的事情是錯的,但她因感到非常疼痛與不舒服,決定告訴母親。母親與被告為此吵架,但被告沒有因此收手。

2014年,在被告的慫恿下,情婦帶著女童搬到被告的家,與他的妻兒同住,而被告也繼續性侵女童,甚至開始強奸她。根據女童的說法:“叔叔天天跟我做愛”。

女童之後再向母親求救,但母親沒有插手,只是對女童發脾氣。心灰意冷的女童最終放棄,每當被告找她進房間,她因擔心惹怒被告而乖乖就範。

有人在家就叫女童洗澡性侵

即使妻子、情婦在家,被告也獸性大發,以一起洗澡為名,帶女童進廁所性侵,或假裝望出廚房窗口,但同時逼女童蹲在身邊為他口交。

案情顯示,被告通常趁只有他和女童在家時,或在夜裡趁其他人熟睡時犯案。

不過,被告的獸性日益猖狂,當其他家人也在的時候,他就會叫女童陪伴他一起洗澡,然後在廁所裡性侵犯女童。有一回,他還把兩人性交過程拍攝下來。

當家裡有其他人的時候,被告還有一招,即把女童叫到廚房窗口邊,被告假裝望出窗口,女童則蹲在他的身邊,為他口交。

犯罪時,被告會指示女童發出呻吟,若有人在家,就要她住嘴。被告大多時候在沒有戴安全套侵犯女童。

有時候,女童顯得不願意配合,被告事後就會發怒找碴,遷怒于情婦。

不滿有男性朋友  打腫女童臉

被告吃軟飯,靠妻子與情婦養他,卻時常在家打女人,有一回得知女童在學校有男性朋友後,就把她打到臉腫。

案情顯示,2014年左右,被告聲稱想更好的照顧情婦與女童,因此建議母女倆與他和家人同住。

由于當時被告無業,家裡靠妻子做工賺錢,情婦搬過去住後,她每個月也會給被告零用錢花,並且每月給被告妻子350元的家用。

但妻子、情婦與女童天天生活在恐懼中,被告動不動就亂發脾氣和變得暴力,對妻子和情婦動粗。當女童嘗試為母親出頭時,也會挨打。

當發現女童在學校有要好的男同學後,被告也會動怒,有一回還把女童打得臉頰明顯紅腫,同學過後看到都嚇到。被告也在妻子和女童的手機中安裝追蹤軟件,竊聽她們與朋友的談話。

女童向被告妻子求助

被告妻子終于受不了要離婚,女童轉向被告妻子求助,後者帶她見社工,過後報警。

女童一直默默忍受被告對她的性侵犯,因為當初年紀小,她也不曉得被告的行為是罪不可赦。

直至她讀小學五年級時,在學校上了性教育課才恍然大悟,自覺非常卑微,很想尋死。但她不知道該怎麼做,只好假裝一切正常,繼續被侵犯。

2016年,被告的妻子終于受不了被告對他動粗和不忠,狠下心離婚,帶兒子離開。

女童這時候終于鼓起勇氣,向被告的妻子求救,後者帶她去見社工。2016年6月29日,在社工的陪伴下,女童終于上警局報案。

怪妻子情婦說閒話  逼他胡搞報復

事情曝光後,被告反怪妻子與情婦整天說他的閒話,逼得他與女童胡搞以報復她們。情婦聽後,給他800新元“跑路”。

得知女童報警後,情婦趕緊通知被告,通知他警方在找他。

被告向情婦承認與女童上床,但他責怪是情婦與妻子“逼”他這麼做,因為她們整天說他閒話,導致他向報復她們。

被告尋求情婦的原諒,並向情婦借800新元。800新元到手後,被告馬上“跑路”,企圖躲開警方的逮捕。

他在逃跑期間天天與情婦見面,向她訴苦。他終于在“跑路”4天後,決定上警局自首。

誣賴女童舔雪糕吃香蕉色誘

被告錄口供時不肯承認罪行,反過來誣賴是女童採取主動,時常在他面前舔雪糕和吃香蕉來色誘他。

案情顯示,被告自首後首次錄口供時,企圖推卸罪責,聲稱是女童採取主動,而且不是處女。

他還稱女童很愛性交,甚至常在他面前以性感姿勢舔雪糕或吃香蕉,企圖色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