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森林裡的奢脈人

: 02/23/2018 - 12:30

我的朋友農曆新年前兩個星期忽然邀着我到Orang Asli 村,參加奢脈人(Semai)的“第一屆豐收節”——所謂豐收節 ,只是最近才想出來的宣傳手法,奢脈人倒沒有這種概念。這次的主辦人是名熱心志工,他想藉此活動,讓公眾知道村子的存在,以招徠大自然愛好者到村中留宿,為村人帶來額外收入。

坐落在金馬崙森林深處的希莫埃拉默(Simoi Lama)原住民甘榜,在谷歌地圖上沒有留下任何蹤跡,從上山的大路拐進去,得乘坐45分鐘的經改裝過的四輪驅動車才到得了。在那樹林深處,包括希莫埃拉默村在內,共有16個原住民村落,最遠的一座,要4小時車程。

過去,奢脈人會在稻米收成之後大吃大喝,舉行小慶典,當然少不了唱歌舞蹈,感謝豐收。奢脈人說起話來有旋律,雖然音階有點“平鋪直敘”,沒有大幅度變化,卻很順耳。他們唱歌,感覺很大自然,像蟲鳴鳥叫,像風聲,有撫慰人心的作用。

唱歌感謝神明,是男人的責任,女人負責用竹筒和一面銅鑼敲打節奏,也充當和音天使。我們接受招待的這天晚上大雨滂沱,男人隨興唱起天氣來,從這樣的一個夜晚開始,漸漸進入主題:感謝肥沃土地、感謝天降露水、感謝肥美稻米、感謝豐收……歌唱節奏從緩慢到快速;山裡的孩子隨着節奏,熟練的、放肆的、歡樂的,踩着舞步轉圓圈,一整夜,在深山裡。

奇怪的是,就算竹片地板因為大力踩踏而激烈震盪,就算竹筒敲打聲響徹雲霄,我仍然“聽到”森林的寧靜,聲音沒有粗暴地來回撞擊,反而被收進黑暗裡了。

奢脈人一路來過着自給自足的簡單生活,這種生活在那些一心想回歸淳樸的人眼裡,簡直是天堂。他們種稻從不施肥,稻米天生天養,一樣長得肥大。說起來,大地本來就是植物的溫床,森林裡的樹木,依靠天地精華,不也長成參天大樹?

因為懂得尊重土地,奢脈人在收成過後,一把火把稻田(看起來比較像草叢)燒乾淨,便另尋他處,給點時間土地恢復元氣,三五年後,再重返舊地,那時候,大地之母蓋婭回復豐乳肥臀,便以豐沛奶汁滋養農作物,以豐收回報奢脈人的愛護。

對於如何幫助原住民的問題上,我的心情是複雜的。森林一天天消失,原住民漸漸無法依賴大自然找到足夠食物,若要他們與世界接軌,意味着山裡的孩子必須離開村落,到附近城鎮受教育。原住民願意離開閒逸的森林生活,勞碌貧困地過活嗎?

城裡人無法憑自己的價值觀回答這道問題。

文/多風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