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守時


: 2018-02-23 12:02:38

所有人都知道守時的重要性,但真正會守時的人卻少之又少。

成為記者後,也養成了不守時的習慣。

很多時候,去採訪,知道主辦者是個不守時的人,於是就會晚一點出門。

採訪記錄的時間是上午10點,那一般上午9時45分才出門也是趕得及的。

某些政治人物,出了名愛遲到,雖然在寄給報館的邀請函上註明活動上午10點開始,但本身卻遲到2小時。

如果記者知道有對方出席,也會自動選擇遲出門。

於是,漸漸的,記者在民眾的心目中形成愛遲到的形象。

一些社團因為這種刻板印象,於是也學會不守時。在邀請函上註明活動晚上7點30分,卻延後1小時才開始。

結果,記者認為這些社團愛拖延,於是又更加遲出門,結果彼此互相越拖越遲,形成惡性循環。

我認識的人當中,要數檳州行政議員曹觀友最準時,同時也是政治人物中少有的守時者。

基本上在檳城採訪的記者都知道,如果要採訪的對象是曹觀友,就必須要提早一小時出門。

曹觀友住在檳島浮羅山背,要到市區的話,至少要45分鐘的車程。

有一次我負責採訪他的節目,節目時間註明上午9時,但抵達時,他已經在那邊了。

我問曹觀友:“YB,你幾點到這邊?”

他回答:“到很久了。”

曹觀友告訴我,因為住在浮羅山背,因此他一般都會提早出門。如果節目是上午9時,他一般會提前2小時出門,間中還可以彎進光大辦公室處理一些公務。

“當然,很多時候會比大家早到,像上一次我到威省主持一場活動開幕,結果我是全場最早到的。”

他還說,實際上,守時,除了尊重別人,也是尊重自己的一種表現。

新年新目標,今年讓自己成為更守時的人。

文/汪壬捷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