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我們用黑眼睛尋找光明


: 2018-02-23 12:02:00

其實泰國沒有你想像中開放。譬如說他們對多元性別的友善和包容,其實只是睜一隻眼睜閉一隻眼,不過已經十分難得。曼谷每年潑水節都會搖身一變變成同志大本營,泰國政府也沒喊打喊殺,反而樂見其成。他們應該感謝那三天從世界各地湧入曼谷的同志對泰國旅遊業的貢獻。正當這個課題在其他東南亞國家還是碰不得的死穴,曼谷上個月尾就破天荒辦了一個Thailand LGBT Expo,會展節目包括同志先生選拔和跨性別時尚秀,對泰國的周邊國家來講,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譬如說他們封殺許多題材敏感的泰國片。阿皮擦碰對泰國電檢極度失望,以至於他自動腰斬《華麗塚》(Cemetery of Splendor)在泰國公映的機會,甚至放話下一部電影不會在泰國拍攝。泰國變性人導演Tanwarin Sukkhapisit第一部自導自演的劇情長片《後花園的昆蟲》(Insects in the Backyard),泰國電檢以擾亂社會安定觸犯公眾道德為由,把它列入禁片長達七年之久,讓她啼笑皆非:“我什麼時候變成一個恐怖分子了?我只不過是拍了一部電影!”然而這部禁片去年終於重見天日,得以在House RCA公映。

其他禁片就沒那麼幸運了。《莎士比亞去死吧》(Shakespeare Must Die)因為片中穿插1973年政府鎮壓學生和2010年反政府示威群眾與軍方相互對峙衝突的新聞畫面,至今仍然被禁,理由是會搞到國家分裂。後來導演Ing Kanjanavanit將計就計,另外拍了一部《審查官去死吧》(Censor Must Die),不料文化部竟然放行,她還以為政府終於放寬態度,誰知道電影殺青後,文化部卻威脅勢必起訴任何一家敢膽公映這部片子的電影院,讓她失望透頂。

《莎士比亞去死吧》的製作人Manit Sriwanichpoom說:“我們必須相信,這個國家不只是他們的,也是我們的。”不滿和失望之餘,他和Ing Kanjanavanit攜手打造Cinema and Galerie Oasis,既為泰國獨立電影提供一個被人看見的空間,也為泰國異議人士提供一個自由發言的平台。Cinema and Galerie Oasis將在3月結束之前正式啟用,影院只有48個座位,雖然規模很小,但誰知道,一隻蝴蝶也能引起一場風暴。對Manit Sriwanichpoom來說,小影院的崛起意味着人們仍然願意爭取,仍然願意尋找更多的可能性,仍然願意用黑眼睛尋找光明。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