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 康復】18談 重構生活信仰

: 02/19/2018 - 11:19

什麼是信仰?信仰是人類的一種情緒,一個人的精神支柱,一種靈魂式的愛、關愛。信仰的東西往往超脫於現實,是人們靈魂的標註,同時是你價值的所在。患了癌症以後,一定要堅持“正”的信仰,積蓄正能量,消除負能量。

妙璇女士就是我在《第14談》中與我信息交流的“明白”患者。她患的是十分容易復發的膽管細胞性肝癌,3次復發,3次化療、3次手術,2014年後未再化療,迄今“一切均好”。

她在最近給我的信息中說:看到院長的消滅+改造的(治療)方案,很受啟發。我從病人的角度談談自身能為改造做點什麼。

做為患者,在查出癌症後,第一件事:就是我能做什麼?患者本人要有意識,自己的日常生活習慣是否存在問題?要反省,馬上立刻改變,要徹底。

第二件事:要敢於去面對,放下包袱,最好是能找到同病的人群(或換環境),抱團取暖,群體抗癌。

第三件事:有信念,有毅力,有智慧去選擇自己認同的治療方案。總言之要從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改造,如何構建新生命,這是一項系統的工程。

妙璇女士講的實質上就是“重構生活信仰”。

壓力是生命的一部分。美國MD安特森癌症中心Lorenzo Cohen博士說:“壓力對你體內各個系統功能運行有很大影響。一句話,壓力使你的身體對癌症更有親和力(stress makes your body more hospitable to cancer)”。

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科學家實驗證明:壓力會導致肺癌耐藥性的發生,加速癌細胞的生長,而一類緩解壓力的常規藥物,能夠起到增強抗癌藥療效的作用。

讓思想從壓力中釋放

在研究肺癌對EGFR抑製劑產生耐藥的過程中,他們發現一種免疫信號通路蛋白白介素-6(IL-6)與耐藥相關。已知IL-6是一種能被“壓力相關激素”所激活的蛋白。研究人員決定研究這一壓力信號通路在肺癌耐藥過程裡扮演的作用。

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是壓力激素。在培養的細胞中,往培養基里添加這二種激素後,這些激素會結合β2腎上腺素受體,激活特定的信號通路,提高IL-6的水平,從而促使癌細胞對抗癌藥產生耐藥。

在第三期肺癌臨床試驗中,研究人員們做了回顧性的分析。他們發現,那些IL-6水平較高的患者,接受EGFR抑製劑的治療後,中位總體生存期只有區區4.8個月,而那些IL-6水平較低的患者,中位總體生存期能達到11.5個月。此外,研究人員也證實,β腎上腺素抑製劑的確能起到降低IL-6水平的作用。

正在接受分子靶向治療的肺癌患者,IL-6蛋白水平低者(藍色虛線)生存期明顯長於水平高(紅色線)的患者(引自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進一步研究顯示,一些能緩解壓力的β腎上腺素能抑製劑藥物,真的可以延長肺癌患者的生命。

雖然某些藥物可能有助於緩解壓力,但非藥物性疏導是基本措施。所謂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CBT)就是進行心理交流,幫助大腦揭開患者想法、情緒和行為之間的聯繫。冥想(每天至少20分鐘)、充足睡眠、太極和瑜伽已被證明可以克服壓力,讓思想從壓力中釋放出來,改善心境和生活質量。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