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 康復】17談 改變思維模式

: 02/12/2018 - 12:00
深圳一位資深醫生對我說:“徐教授,事實證明,你提倡的‘消滅’+‘改造’ 的‘中國式控癌’ 模式太對了。我們必須改變已有的思維方式。”
很多化療藥物在開始應用時,腫瘤可以縮小,但不一定能延長患者的壽命,甚至可能縮短生命。
化療藥包括分子靶向藥物的“反作用”與癌幹細胞有關。正常的干細胞是一類具有自我複制能力、再生各種組織器官潛在功能的細胞。和正常組織一樣,腫瘤組織也有乾細胞,也有自我複制和多細胞分化的能力,是癌症復發和轉移的“種子細胞”。現有抗癌藥物不僅不能對其產生效果,在有些情況下,尚能導致癌幹細胞大量增殖。
化療引起腫瘤組織內癌細胞損傷或凋亡(細胞死亡)。瀕死的癌細胞釋放前列腺素E2(PGE2),促進癌幹細胞增殖,後者大量轉化為癌細胞,重新填充因化療而縮小的腫瘤。這就是為什麼化療最初幾個週期腫瘤縮小,再繼續化療,腫瘤不小反而快速增長的原因。
結直腸癌細胞對化療藥物相對敏感,但即使如此,同樣會遭遇到化療的“反作用”。患者吳先生已經接受了多個回合化療,每次化療後即轉移。細查他的病史,他第一次手術的腫瘤在組織學上顯示為腺癌,而第二次手術切除的轉移瘤,在病理上顯示為“黏液性低分化癌”,提示化療促使原先的癌細胞發生“變異”,形成新的“離群”者,變得更為“惡性”。
 
放療 越放越大
 
奇怪的是,放療對該例患者不僅無抑製作用,而且正如患者所說,“愈放愈大”,腫塊從7厘米長大到9厘米,放療結束後進一步“瘋長”到13厘米。這說明,放療也有“反作用”。
面對這種狀況,我們應該改變思維,不要拘泥於“常規”和“指南”,應個體化地調整治療方案。於是,該患者接受了經皮冷凍消融治療。
冷凍是局部治療,由於是在CT下通過經皮穿刺進行,因此創傷小,患者第二天就下床活動了。但下一步如何治療?化療看來不能繼續進行。我建議他接受特殊治療,包括細胞免疫和非特異性免疫。我已有不少類似成功病例。
最近在深圳大鵬灣開會,酒店裡、路邊宣傳欄,貼滿了以“和”為題的字畫,很受啟發。癌症是人類生命新常態,癌細胞和正常細胞本是“同根生”。對待變在“壞”了的“同胞”,主要在於“控制”,不在於“ 斬盡殺絕”。我們對待它們,也要‘和為貴’。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