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武仙

: 02/09/2018 - 13:24

我當時還未聽明白,什麼搬桌子發出很大的聲音,便問蒂娜:“誰在搬桌子?Pukul bila(幾點)?”

蒂娜仍以她一貫的嬌聲軟語帶笑答道:“那邊後面,尤斯里坐的那個地方。”她指向此棟大宅的後座,也即是我從前所謂的西廂。

九十年代初,當RM仍然常用老爺子的私宅開轟扒時,我曾經來過這裡幾次,發現除了大門各分東西兩扇,連客廳也有兩邊。這個死心眼的戲迷,便不由分說將兩邊分成東廂和西廂。不知怎的,我認為老爺子一家佔據的這一邊該叫做東廂,而大公子和他父親曾居停過若干年的那一方便叫做西廂,兩廂正好分庭抗禮,就像戲曲中的東宮和西宮娘娘宿命般永恆纏鬥不休那樣。

我一廂情願將老爺子一家指派成東宮派,因為相信他們是名正言順的正派。你幾時曾見過,永恆的東宮娘娘余麗珍不是逆來順受的好梓童,永遠被惡毒潑辣的西宮娘娘鳳凰女壓着來欺?

什麼東宮西宮、東廂記西廂記,1990年的我真是只識得條鐵。

以為有人來偷車

進到門來設立起佔據整個前廳的辦事處,得以自由巡遊我以前未曾有幸踏入心目中的西廂以及樓上各個房間後,才發現老爺子所居住的所謂東廂,才是整座大宅的中心,佔了超過三分之二的面積,連臥室也有三間,而派給公司創始人金主也是大公子父親才有兩間房,客廳也小得多,相比之下,老爺子顯然才是這屋子的主人,雖然房產是註冊在大公子父親名下。

而老司機尤斯里休息的地方有張他從舊辦公室搬來的書桌和靠椅,也是他沿用了二十多年的傢具,他甚至連本來提供個人隱私的小屏風也搬過來擋在桌前,雖然此處只有他一人佔用,要說什麼悄悄話都不會隔牆有耳。

待弄清楚蒂娜說的發出搬動桌子聲音是出自尤斯里那裡時,我才開始覺得毛骨聳然:“那是昨晚幾點?”

敘說鬼故事的蒂娜依然甜笑地嬌聲說:“晚上12點過後。我們聽到發出很大聲,都醒了過來,科弟下來開門進去看,但什麼東西都沒有。”

“那你呢?有看到什麼嗎?”

“Saya takut(我怕),只有科弟進去,他還拿着巴冷刀,懷疑有賊進來偷東西。”

“昨晚已經是第二次發出拉動東西的聲音。前兩晚,我們睡到半夜,大概兩三點,聽到好像有人在拉動那輛大車的聲音,非常大聲,也是以為有人進來偷車。科弟也是拿着巴冷刀去查看,發現車子還是好好的停放,也見不到什麼人影。”

那輛大車,是輛從日本原裝入口的七人車,重逾兩千公斤,誰有那麼大力能拉動?除非是力大無窮的Hercules。

聽到此處,我已經毛管聳然。不得了,以為剛從厲聲頻發陰風陣陣的舊公司大樓廚房逃出生天,跳進人間至味的溫馨家居環境上班,娘仨、巧手人卡卡兩夫妻和老司機尤斯里情同家人共處,在鳥語花香的氛圍裡安靜地工作,堪稱最是賞心樂事,但如何卻仍然冤魂不息,好像去到哪裡便跟到那裡,甚至是進階版,已到了可搬動兩公噸重七人車的Hercules級武仙阿飄。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