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勳章掛滿襟

: 02/09/2018 - 13:23

如果“不聽話”是一種榮譽,那麼,吾家阿斗姐妹大概勳章掛滿襟了。抱歉,這聽起來好像不懂在鼓吹孩子別聽話,還是鼓勵父母別管孩子似的。其實不是這樣的,還未能為自己的言行舉止負責前,她們是挺聽父母話的。最佳證據莫如,她倆老大了都不會講廣東話這樁。哈,唯一的理由是“媽媽不准講”——大斗的姊妹淘迄今仍在笑話着這個呢!

當然,如今的大斗廣東話講得嘰哩哇啦賽廣東人。她公司裡IT部門的老臣子就是個美籍老廣,跟她鐵得哥兒般——同籍三分親,在白人世界中並肩作戰。新年請她到家裡吃飯,兩人津津有味喝着由老媽媽熬的老火湯,他那美麗的上海老婆看得傻眼。(老廣的老婆來頭巨大,是官二代和富二代結合的結晶,光看她小學在香港中學在瑞士大學在英國就業和結婚在美國……可一窺全豹。)

而小斗的廣東話大概沒什麼機會派上用場,乃至現在還保持在不鹹不淡的水平線上。上個學期在實驗室帶領她的學兄,是個港籍美國人,兩人要講教授的是非時,都只好囧囧地用歪歪斜斜的粵語對話——旁邊如有正宗的廣東人聽了恐怕會先笑死去。

不過,就算如此,這並不是說妹妹比較聽話。事實上,此姝更是逆膽包天,且擅長先斬後奏。就說,去年大學希望她能提早,在7月即開始“實驗室相親大會”(即Lab Rotation,實情與相親不遠,不過尋覓賦予終身的對象是研究項目),並給予十分優渥的條件。可她倒好,一句沒玩夠,硬是拖到秋季開學才甘願。老鳥能奈她何麼?然後,12月時,她又粒聲不出,靜悄悄獨自跑去遊歐——如果不是她的姊妹淘把音訊發錯到老娘的電話,咱們還被蒙在鼓裡呢!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