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大漢山比賽闊別22年復辦 153勇者挑戰12小時攻頂返終點

Create: 02/09/2018 - 11:38

大漢山(Gunung Tahan)海拔2187公尺,是馬來半島最高的山峰。顧名思義,Tahan在馬來語中就是“忍耐”的意思,因為它雖不比沙巴神山高,但比神山難爬,且被公認是馬來西亞最難攀登的山峰。

由於大漢山位於馬來西亞半島國家公園與野生保護局(PERHILITAN)管轄範圍內,一般登山客進出時都必須提出申請,且需在山導的引導下登山。不僅如此,登山客上下山時都必須呈報身上所攜帶的物品,而當局也規定,同一時間內只允許150人在山區內活動。

條規嚴格 主辦單位卻步

雖然神山每年都會舉辦攀登比賽,但大漢山在1996年舉辦攀登比賽後,便未再舉辦類似活動,原因是當局嚴格的條規,使不少主辦單位卻步。在經過當地一些組織的極力爭取下,大漢山攀登比賽闊別22年後,於2018年年初重新登場。

2018年大漢山攀登比賽是在PERHILITAN的全力支持下,由非政府組織Belia 4B Merapoh主辦,舉辦地點是在當地一個小村莊──默拉柏(Merapoh),賽事負責人是安努亞老師。

安努亞也是HUGS計劃(援助不幸社群協會),以及“拯救默拉柏”(Save Merapoh)的成員。他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這場比賽百分百是在當地居民和登山友的努力下促成。

“Belia 4B Merapoh在這方面毫無經驗,但該組織卻勇敢的扛下主辦單位的重任。這場比賽也沒有獲得私人企業或政府機構的贊助,所以,我們特別感謝所有志工、森林監管員及所有支持者的協助和配合。”

夜間禁森林活動

他希望通過運動性質的生態旅遊,鼓勵大家珍惜默拉柏美麗的大自然,同時提升甘榜默拉柏的經濟發展。“我們也為修復大漢山路和國家公園拯救隊伍籌募基金。”

他披露,團隊從2017年1月開始着手籌辦這場比賽,並於同年5月向當局提出申請,8月獲得批准。

比賽日期定於2018年1月13日,參賽者必須在當天早上7時至下午7時內攻頂後回到終點,因為當局規定在森林內的活動時間只限白天,即早上7時到傍晚7時,夜間禁止活動。

越河攀山 更新300公尺繩索

賽事負責人安努亞強調,安全是主辦單位最大的挑戰和考量。“我們是根據警方、消拯局和高山搜索救援隊(MoSAR)的程序標準,最後決定批准比賽進行。”

據了解,支援團隊從原本的57人增至96人,包括來自特別部隊的5人。當天,主辦單位安排救護車在甘榜默拉柏駐守,也安排直昇機在梳邦機場待命,最後要求所有人祈禱,氣氛相當緊張。

“所有路線都有明顯記號,越河及攀山約300公尺的繩索也都換過新的。此外,工作人員都有完整的電訊配備,可以即時直接聯絡控制中心。大家冒着生命危險,在比賽前3天就抵達當地並紮營,以確保所有153人參賽者得以順利出發,因此,我們在時限方面不可能妥協。”

他說,雖然這場比賽仍有不足之處,但大伙能在毫無意外的情況下完成比賽也算是大幸。他希望這項比賽可以繼續舉辦,以便在宣傳大漢山的雄偉和壯觀的同時,也提升大家對生態保護的醒覺,並為長期受到森林開發影響的默拉柏居民帶來商機。

僅限專業跑手參加

賽事負責人安努亞披露,當2018年攀登大漢山比賽活動開放供民眾報名時,許多跑手和登山友皆感到非常驚喜,並紛紛報名。

不過,由於攀山難度極高,大漢山攀登比賽最終只公開給有經驗的專業跑手,且人數限定200人。在經過一場嚴格篩選後,161名具有多場攀登比賽的跑手終獲得參加比賽的資格。

成功報名的參賽者來自6個國家,即馬來西亞148人、菲律賓4人、新加坡8人、比利時1人、英國1人及法國1人。而比賽只分男女兩大組別,即男子公開組143人及女子公開組18人。

不過,當天報到的參賽者只有153人。由於當天的天氣惡劣,加上攀登大漢山者需穿山越嶺、踏泥涉水,越過7條河流,因此,最後成功完成比賽者是89人,佔全部參賽者人數的58%。

全程原需7天6夜時間

一般登山客需耗時約7天6夜的時間才能完成大漢山之旅,而這場比賽卻是限制參賽者在12小時內攻頂並下山,同時限時抵達驛站營地,因此,這場比賽可說是一場體力和精神的極限考驗。

超時5秒被擋下

根據賽程,參賽者原定於1月13日早上7時揮旗後從Kuala Juram出發,且必須在上午11時之前抵達第一站Kem Kor,中午1時之前抵達Kem Bonsai,下午2時之前到達山頂。回程時,參賽者必須在下午5時之前抵達Kem Kor,6時之前抵達Lata Luis,接着跑回終點Kuala Juram。

不過,參賽者Zafery披露,由於開幕儀式耽誤了一些時間,結果,揮旗時間落在早上7時12分。當時,在起點的單位宣佈比賽時限可以延遲12分鐘。換言之,每個驛站的時間都應該有所調整。

“我抵達Kem Bonsai時,監督員告訴我時間是下午1時5秒,我是第一個無法再前進的參賽者。我告訴他們揮旗延遲了,時限也應該隨之延遲,但他們卻說沒有接到指示。”

對此,他感到非常失望和傷心。“頂峰就在眼前,我和幾位朋友只是想攻頂,即使無法完成比賽,我們也可以獲抵達大漢山頂的文憑,但結果卻因為主辦單位欠缺溝通而導致我們被擋下。回程抵達Kem Kor時,他們又告訴我們可以在7時之前才抵達Lata Luis,比原定時間延長1小時。”

比賽最後成績顯示,有64人因為無法在時限內扺達最後營地而被迫停止攻頂,並被列入無完成比賽名單(DNF)之中。

針對時限差別的爭議,安努亞回應說,延遲揮旗也涉及第一和第二條河流狀況的問題。當天的天氣惡劣,通訊系統無法操作,以致山上操作員的無線電無法聯繫到中央也是一個問題。

李華樑花9小時50分完賽

在攀登大漢山比賽舉行前幾天,當地天氣異常惡劣,大漢山攀登比賽面子書專頁也曾對此發帖指出:“這是一場非常具有挑戰性的比賽!濕熱、滑、寒冷、無法預算的氣候、饑餓、低氣壓、陌生路線等,就盡你們最大的努力吧。緊記,安全第一。如果失敗,還有下一次機會。”

過後,不少關心這場賽事的登山友提出取消比賽的建議,而當局在比賽前夕的匯報會上也曾發出極可能取消比賽的訊息。不過,最後決定權落在警方。結果,警方在揮旗之前的半小時,宣佈比賽可如常舉行。

第一次攀登大漢山的參賽者李華樑說,在雨季進行類似攀登比賽,對所有參賽者來說都是非常艱難的考驗,因全程的路程都是泥漿、河流水位高,加上氣候寒冷,風也很大,所幸參賽者都是經過篩選的專業跑手。

李華樑耗時9小時50分完成比賽,排名第廿位。“大漢山是半島最高峰,我曾想過有沒有可能在一天內攻頂後下山。其實,我沒有完全作好準備,因為我左腳的傷還未痊癒,我只是盡力而為。現在,我夢想成真了!感謝主辦單位和支援隊伍。”

大馬參賽者奪男女組冠軍

2018年大漢山攀登比賽由大馬的莫哈末阿祖安以6小時29分的成績奪得男子組冠軍,但他卻無法打破1996年由安德南阿哈莫阿里創下的5小時58分的紀錄。

據悉,莫哈末阿祖安原本在登山或競跑界寂寂無名,大家在他奪冠後才知道,他原是經常在深森活動的軍人。另外,同樣來自大馬的跑手塔希拉,則以8小時41分在女子組稱霸。

全程里數受質疑

從默拉柏攀登大漢山全程里數是63.8公里,不過,這只是國家公園的官方數據,實際上全程只有32公里,所以,主辦單位是以後者為標準,但這項標準同樣受到質疑。

安努阿解釋說:“全程的確只有32公里,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63.8公里是國家公園的官方數據,我們不能隨便更改,除非獲得當局的批准。”比賽結束後,主辦單位考慮向國家公園提出建議,以便重新計算里數。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