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臘鴨.臘腸

: 02/08/2018 - 13:20

最近看港劇《平安谷》,劇中道盡民初時代中國那種思想封閉的鄉村中,女人飽受男人打壓欺凌的男尊女卑不平等風氣。劇中有一句很好笑的“順口溜”是:“男人食臘鴨,女人倒屎塔。”

屎塔就是屎桶、馬桶,意思是說倒糞桶這種低賤的粗工理應由女人去做的,男人卻高高在上,只管吃臘鴨大享口福。

“冬前臘鴨”與“掛臘鴨”

跟臘鴨有關的俗語也有好一些,其中一句廣東歇後語叫“冬前臘鴨──隻棱隻”。那“棱”字是用繩子牽附在一起的意思,如提着大包小包一串串的,叫“一揪二棱”。臘味店在冬前出售臘鴨期間,都是用繩子把臘鴨一隻隻棱成一串吊在店中讓顧客選購的,由於臘鴨有肥有瘦,油潤和香氣也不一樣,若把最好的上等臘鴨全湊在一塊,次貨湊在另一堆,那麼次貨便可能賣不出了。於是聰明的商家便以“梅花間竹”方式,把一隻好的臘鴨配一隻次的,一隻肥的配一隻瘦的,用繩子串棱在一起。如此配搭,整體賣相便較好看,客人一時之間也分不清,這將更容易使次貨隨着好貨一起售出,一併賣清。

後來人們形容情侶或夫妻的外貌身形雖有明顯差異,但可互補長短凹凸,便用上這句“冬前臘鴨──隻棱隻”。(以前鄭少秋如此玉樹臨風,卻娶了肥胖的沈殿霞,正是“冬前臘鴨──隻棱隻”的典型例子。)

另一句與臘鴨有關的俗語“掛臘鴨”,是吊頸自殺的意思,因一個人上吊的形狀,就跟把臘鴨掛起來吹北風差不多。但新年流流,卻忌說“掛臘鴨”如此不吉利的話,若被迷信之人聽到,一定大罵:“啋啋啋!快啲舌累口水講過!”

傳統華人最重視新年期間大吃臘鴨臘味,視之為至高無上的享受,但我個人並不十分喜愛臘鴨,嫌它太油膩,又乾乾硬硬鹹鹹,使原本鮮美的鴨味全失。我寧可吃新鮮出爐的燒鴨,一咬下去,肉汁溢出,口中滿腔鮮香,回味無窮,豈是又鹹又硬的臘鴨可比?!

臘腸之中我獨愛鴨膶腸,把芽菇切成一片片,放一孖膶腸在上面蒸,腸內汾酒芬香撲鼻,入口鮮美香濃無比。其他的臘腸如切肉腸、短短肥肥的東莞臘腸,我是吃也可以,不吃也無妨。至於那種內餡為一大片透明肥豬肉的“金銀膶腸”,以及附着一大塊肥肉的臘肉,我更是碰也不敢碰。

也許這証明了我並不是個典型的傳統“龍的傳人”,不懂得憑吃臘鴨臘腸臘肉領略傳統古早年味,而大發思古之幽情,去感受新年降臨的歡愉。我甚至不喜歡聽那些句句都是“發財發財發大財”的庸俗新年歌。哪有那麼多財可發?如果為了自己發財而害其他人破財,那又何必呢?

有一種身形長長的狗叫“臘腸狗”,這是否很易令人誤會,以為這種狗的肉是專門供人用來製造臘腸的?立春過了,現在已是狗年,會不會有人為了應景,而首創用狗肉來製造臘腸呢?

文/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