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拙長

: 02/08/2018 - 12:20

大斗跟她爹列着清單,商量在北卡的房子選購的必需品。於她個人來說,一張沙發和一台電視機,是首要。日常生活中她不能沒電視,還有,總不能坐在地上看吧。至於其他東西,逐樣接着去添,先不着急……這等大事反正歸父女倆的部門,輪不到老娘抓主意,繼續放空着,一副高高掛起的模樣。

直到聽大斗提醒她爹說,絕對不要皮質的沙發……老娘的某根神經倏然像被戳了一下,猛然才意識過來,心底默默給她按一個讚,好樣嘞!

天曉得,她爹對皮質沙發不懂打從哪來的情意結,以前老聽他自說自話,謂每天午覺皮膚與皮質沙發日久生情吧啦吧啦什麼的“濫漫”噏風。乃至家裡每次換傢俬,賓果,總是情歸皮質沙發——老娘真的是個很好商量的人。

阿斗姐妹從小就在皮質沙發上吃喝彈跳坐躺耍樂長大的,怎麼倏然會產生那麼大的排斥心?(其實,老娘後來始發現,皮質沙發真的一點也不適合馬來西亞這種天氣。在不開空調的情況下,坐下去既熱又黏屁股,尤其出了汗感覺更糟糕——而且長年累月套子又無法替換拆去洗,有夠不衛生了。)

被牽着鼻子走了幾十年的老娘,幾乎早已失去向內反思的靈魂,精確來說,被豢養得記不起有nay這個反對詞。見微以知萌,阿斗終於茁長了,而且絕對不是父母的複製品。驚訝中多少有點欣慰——誰個休想牽着她們的鼻子走!主見多,走自己的路的孩子,就得邊走邊琢磨生活的邊角粗糲,帶着近距離的遠見,認清自己和每件事對自己的意義,然後努力成為自己幸福的守門員。

驀然發現自己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什麼都沒做——有個不靠譜的老娘,阿斗還能怎麼辦,自求多福!

文/山離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