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黃軒詩生活】男人太重的事業心

: 02/07/2018 - 12:19

那天看到電視正在說,一個男人在做航海人員,一年只回家才1至2次!這樣過了3年,一次回到家裡,在桌上擺好了一張離婚簽字書,他淚水流水,因為在他的男人打拼事業過程,是完全無法理解,好好寄錢,寄信回家,家裡的那女人怎麼會不能諒解呢?

這個在古代的時刻,真的不太一樣,那時男人重視的不是守在家裡深閨寂寞的妻子,而是在外奔波尋求事業上的功成名就。他們這樣在外忙碌,古代女子只能守在家裡,從日出等到日落,從月升等到月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有時候古代心裡也會不滿,也會怨恨的呀!白居易就有寫下,那種女人的掙扎心思:

借問江潮與海水,

何似君情與妾心。

相恨不如潮有信,

相思始覺海非深。

問一問那江潮和海水,為什麼先生的思念心情和我不一樣呢?他總是這樣遙遙無期地出去忙碌,都還不如潮水一般,如此有信用固定,會有回來的時間。可是我對我先生的思念卻無法停止,依舊是那麼瘋狂地蔓延着,甚至還比那海還要深呢!可以感受到古代的女人對丈夫的無限思念。那思念即使帶着幽怨,即使帶着不滿的情緒,也還是無法控制,因為她得還是愛着,無法磨滅的等待着。

在感情的變故里,也許總會有弱勢的一方,弱勢往往不是因為錢財或是家境,而是因為更愛對方。古代封建時代,沒有得選擇如果更愛的一方,就是願意犧牲自己來迎合對方的腳步,願意用自己的一切等待來滿足對方。但現在不是封建時代,不是每一個女人,可以緊緊握住那遠距的幸福,也許剛剛熱戀,兩人仍然會憧景,一起朝那幸福的彼岸去努力。

時間是殘酷的現實,有時候一年等待一次如七夕見面,那真不是叫甜蜜歡聚,而痛苦和無奈的加深呀!時代不同了,男女之間也不同了,不能以一方私己單一觀點來生活,而是該互相扶持和多尊重,也已經不再是男在外,女在內的必然選項,而是多一份體恤和諒解,才能創造美好的婚姻生活品質。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