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彩繪仁心】中葯西用(二)

: 02/07/2018 - 12:17
承前一章所述,“中葯西用”指的是西醫在臨床上使用到含有中葯成份的西葯,這裡的“中葯西用”與大眾所認知的中西醫合併治療方式是有所不同的。不同處乃在於這是經西醫以科學觀點驗證過所認可的“中葯”,然後將其歸納為“西葯”來使用。其實這些中葯西用的例子在西醫裡並非是新鮮事,差別只是在於醫生或患者有否注意到罷了。
某天下午,一如以往的在看診,忽然來了一位年約40歲的田小姐。
“黃醫生您好!我從昨天下午開始,我的頭就一直頭暈,今天變得更加嚴重,搞得我什至沒辦法好好走路,吃東西還會吐。”田小姐說。
“田小姐您好,請問妳的頭暈是怎樣性質的,是天旋地轉還是感覺頭很沉重、忽上忽下像坐船似的?”我問。
“沒錯,黃醫生,就是感覺到像坐在船上那種浮浮沉沉的感覺,而且我發現自己的記性在這幾天裡特別的差,很多事情都會忘記想不起來。”田小姐說。
“那妳之前有沒有得過一些疾病像心臟方面的心律不整、貧血又或者是曾經服用過某些葯物如抗生素、感冒葯或者是精神科方面的葯?” 我接着問說。
診斷為原發性眩暈
對於一般人的主訴如眩暈,臨床上首先一定要先排除其眩暈是原發性還是次發性的因素。因為如果眩暈是由於次發性因素如貧血,葯物所致又或是心理精神等因素所致的話,則其治療方法是完全不一樣的。
“報告黃醫生,我之前都過的好好的,身體沒得過什麼毛病,也不曾服用過什麼神經或精神科方面的葯,這還是我生平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症狀。”田小姐回答。
保險公司對中葯西用的給付觀點不一而定。面對着這樣一位年約40的女性,她的頭暈不適症狀在臨床上可是有很多種鑑別診斷,於是我只好先做一些問診與身體檢查。在排除了她的次發性因素之後,我先下了原發性眩暈的診斷。
“田小姐,我這裡有一些葯可以開給妳服用,第一種是穩定妳耳水功能作用的西葯,它是目前醫界裡很常用的一種葯,早晚各服用1次,每次1粒。另一種葯其實是含有中葯成份-銀杏的西葯,成份含量為120mg/粒,妳一天服用一次就好。相信這些葯對妳的眩暈與記性會有所幫助”我對田小姐說。
“黃醫生,你是不是中西醫合併治療的醫生?我應該沒有聽錯吧!你開中葯給我服用?”田小姐有些不解地問我說。
“田小姐,妳沒有聽錯,妳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這一家以西醫為主的醫藥中心會備有這種含中葯成份的葯給病人。事實上這葯物是在德國研究過後,認為對人體的眩暈有治療作用,才大量製造賣回來給我們這些東方國家使用的。一些中醫師的確也是開這種葯物來治療患者的眩暈,但我們西醫是以科學觀點經認証後,認為這個銀杏對腦神經之傳導與腦血液循環有促進的效果,所以才會把它歸入為西葯的其中一種。”我向她解釋說。
“那黃醫生我是用公司保險給付的,我想請問這個含銀杏的葯我的保險公司會給付嗎?”田小姐又好奇地問。
“沒有錯,有些公司會把含中葯的西葯一律當成非正統葯不給予給付,但妳的公司我剛才問過了沒有問題,妳可以放心的使用!”我回答說。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黃學謙)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