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時區】古根漢金馬桶事件

: 02/03/2018 - 14:13

許是日夜對着一頭惡俗躁囂的生物對得終於不耐,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有日忽發奇想,向紐約的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Museum)商借一幅梵谷畫作,想要裝飾白宮。

古根漢不愧是世界第一流的美術館,一聽要把梵谷送進當今風雲易色的白宮,不加猶豫就斷然拒絕了。美術館副總監兼首席策展人史珮特(Nancy Spector)還藉機揶揄了一話:“梵谷的畫說什麼都是不借的了,真想要件作品的話,倒有個18卡拉黃金馬桶可借。”

白宮借畫事件一月下旬在全美傳開,紐約藝術界無不稱頌史珮特對特朗普一族不留情面的機智話術。外界或以為史珮特的金馬桶之說只是個諷喻,用以譏刺白宮主人崇商拜金的惡俗品味,不知古根漢確有這件鍍金藝品,而且貨真價實是個具備實用功能的沖水馬桶,它是意大利籍藝術家柯忒任(Maurizio Cattelan)在古根漢為他策辦回顧展後,特別為美術館製作的一件紀念品。

玩性十足的柯忒任堅持他經手的這件作品不是放在美術館“擺美”而已,而是實地裝置在館內廁所,誰都可以往這金馬桶——要說是藝術品也可以——撒一泡尿。在一件藝品上撒尿,這正是柯忒任的目的,他以此回應了杜象那著名的尿缸作品“噴泉”,兩個藝術界的大惡搞家隔着冥河,說不定很達達地彼此交換了促狹的眼色。

柯忒任以惡搞藝術聞名於世,人稱藝術界的宮廷小丑(Court Jester),我倒是覺得該稱為“大惡搞家”,他熱衷挑釁,搞過希特勒的裝置,弄出過大頭症的畢卡索,甚至動土動到梵蒂崗教宗頭上,他有件裝置作品,讓前教宗保祿二世被殞石擊中倒地——將天上人間的宗教和太空的天外飛石並置一塊,其實可堪玩味,當然宗教界普遍沒有這種幽默感,於是唾罵有之,撻伐有之,視他為狂狷惡徒。

喜歡柯忒任這種惡搞派頭的人會覺得他是個放任不羈的天才,不喜歡的人認為他的作品並不是藝術,不過是放縱一堆垃圾意念洩洪的偽藝術而已。

然而比起多少金玉其外的藝術名流,我覺得柯忒任至少誠實。2011年古根漢為他策辦回顧展(Retrospect),他接受訪問,坦然說他既不懂得畫也不會雕塑,他不過是做他自己喜歡的東西而已,古根漢居然為他辦回顧展,讓他受寵若驚。而最讓我訝異的是,他當天是騎着單車到古根漢出席自己個展的開幕禮。後來我知道,在紐約,他習慣騎着單車滿城遊走。對於一個作品在拍賣界拍出千萬天價的大咖,他不曾自命不凡的行走雲端上。

至於那個他特別為古根漢而造的金馬桶,2016年面世以來一直都沒有命名。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宮以後,柯忒任神來一筆,終於為金馬桶取了個名字:美國。

文/狄加巫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