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沒有人知道

: 02/03/2018 - 14:12

都說《第三度殺人》是是枝裕和嘗試改變溫情路線的新片。題材確實是新的,但一落入是枝裕和的手裡,他還是有本事拍成一部很是枝裕和的電影,就像他把別人過目即忘的社會新聞拍成讓我難忘的《無人知曉的清晨》和《我的意外爸爸》一樣。抱着看犯罪片的心態入場的觀眾可能會很失望,沒有暴力血腥的畫面,沒有精心設計的佈局,沒有高潮跌宕的劇情,兇手在電影一開始就自投羅網,真相直到電影尾聲仍然是一個謎,因為真相為何根本不是這部電影的重點,是枝裕和所關注的仍然是人。人,在是枝裕和所有的作品中,永遠比劇情重要。暗啞冷冽的風格其實透着節制含蓄的溫情,是枝裕和還是是枝裕和。

整部電影很慢,很靜,看似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枯燥乏味的,但這就是是枝裕和,他的電影耐人尋味之處,不在於情節,而在於細節,需要觀眾細細體會。故事的張力不是建構在挑動觀眾情緒的劇情上,而是建構在角色之間的交接上,辯護律師和兇手的對峙,兇手和死者女兒的關係,死者女兒和辯護律師的互動。片中兇手一再翻供,犯案動機因此變得撲朔迷離,一心只想打贏官司的辯護律師不知不覺中對案件投入了感情,渴望知道事情的真相。但真相是什麼呢,真相就在他心裡,端視他相不相信兇手而已。

真相當然是存在的,但誰真的在乎真相?辯護律師在乎的是打贏官司,檢察官在乎的是將兇手定罪,法官在乎的是法庭作業效率。這部電影,與其說是對司法體系的審判,不如說是對人性明暗的審視。司法程序每個環節的人都因為各自的動機而忽視真相,反而不如為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原因一再翻供的兇手誠實,這點辯護律師心照不宣。他在查案過程中漸漸代入兇手這個角色,以至於夢見自己、死者女兒和兇手三人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玩雪,這是全片最明亮最純淨的一場戲。片尾巧妙運用玻璃上的倒影,讓兇手和辯護律師兩人重疊在一起,寓意昭然若揭,是枝裕和駕馭電影語言的能力毋庸置疑。儘管整體口碑毀譽參半,但我還是十分喜歡這部電影。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