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夢想 今生的追憶

: 02/03/2018 - 13:11

有一種麵包的做法,是每次只把一半發酵了的麵團用來烤成麵包。而另一半,留着繼續慢慢發酵。在做下一個麵包時,把舊的發酵麵團參到新的麵團中,一起發酵,搓在一起,烤成新的麵包。而在烤新的麵包時,又把一半,留到下一個麵包……

這樣,今生的麵包,有累積了前世發酵的纏綿,又加入了新鮮發酵的激情,綿綿不斷,味道越陷越深,縈繞腸肚。

哦,把這麵包浪漫化了。前世急不及待的夢想,化為今生糾纏不清的追憶!唉,那嚼在嘴裡的,是個什麼味兒呢?縈繞夢迴,牽腸掛肚?

有時,真的是忍不住,就想做這樣的麵包。試試,果然,味道深厚而難測,嚼在齒間,另有一番味道啊!

麵包的前世,總是令人迷戀。迷戀麵包的人,也想在麵包前世,追逐各樣多姿的夢。法國人用的Pouliche, 意大利人用的Biga, 放浪不羈的酸麵團Sourdough, 都想把前世的夢想,化成今生纏綿的追憶吧。

有前世的麵包,是很多人迷戀的。它沒Danish或Brioche加入了厚厚奶油的油膩和造作。它的內在,是清純的初心。它讓人自作多情,自我迷戀(幾十年前看過一則新聞,說法國有間出名的麵包店,這樣連綿不斷發酵的麵包,世代相傳,傳承百年。美國好萊塢明星──他們過的,不就是醉生夢死的人生,因為錢多,吃得起,每天從法國空運過去,當早餐啊!)

夢想和激情,就如此。

唉,我等平庸粗俗的農夫,吃麵包,也只像吃一頓飯一樣,只為果腹溫飽,平淡活着。在漸走漸遠的日子中,淡,也自然成味。感覺到,單是麵粉、水和酵母的麵包,發酵好了就烤,易為易成,週而復始,日復一日,淡而自有味,最好。

文/胡淵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