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餐桌旁的世界大戰


: 2018-02-03 12:02:01

翹課旅行一個月後回到烏布,原本預測一定會爆的阿貢火山沒爆;原本應該進入旱季的藍天白雲大太陽被漫天烏雲給遮得不見蹤影,綿綿細雨下呀下呀,不停地下,溫度涼涼的、空氣濕濕的、情緒懶懶的,啊,我愛下雨天!愛下雨的何止我一人?麗芳每每在下雨天感慨:“小時候住在Kampung時,最大的樂趣就是下雨天看雨,雨打在鐵皮屋頂上嘩啦嘩啦的巨響是最能安撫人心的美妙音樂……後來長大了,也不知道是因為搬到沒有鐵皮的政府組屋,還是沒時間沒閒情了,好久沒看雨聽雨欣賞雨了……”我連連點頭表示“姐姐,您說的,我懂!我懂!”然後,一起安靜地癱在懶人椅中,望向屋外淅瀝瀝的銀絲,來呀!泡杯熱呼呼的黑咖啡來,烏布的雨日子,太美了!

哥倆偶爾會在下大雨的白天把衣服脫光地在院子裡淋雨、踢球、滾泥巴,但,連續下了好幾個星期雨的晚上,全身滿滿電力無處發洩的晚上,兩個屁孩除了吵架、鬧事、打架,還能幹嘛?對不起,容我更正,還有一個隔壁家的安傑羅,全身充滿精力的三個屁孩,是要怎樣(讓爸媽耳根清靜地)度過一個又一個冷冷的烏布雨夜?

鏘鏘鏘鏘!來場“世界大戰”絕對是個好主意!上一趟旅程,卡蘿大姐從法國帶回了桌遊“世界大戰”,她說:“我這次買到的可是最原始的版本哦,你看你看,連地圖都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地圖……這是我玩過最好玩、最有趣的桌遊,只要一開玩就停不下來,沒分出勝負前,誰都不准離開,吃喝拉撒可以隨便,但睡醒一定要馬上開始繼續大戰個三天三夜也不厭倦的‘桌遊第一名’!”我的腦袋擅長直覺與放空,對於需要動員理性腦袋的戰略、謀劃、爾虞我詐一點兒“法度”也沒有,幸好熱情的卡蘿大姐一開始就豪邁地許諾:“放心,交給我,一定要把他們教會,一旦他們學會了……哼哼哼!就太酷了啊!!!”

媽媽!你幹嘛不去畫畫?

既然卡蘿大姐把“讓三個屁孩有點事兒做”的重要任務包攬下來了,我自然可以安安靜靜地坐在餐桌邊欣賞烏布雨夜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只聽安傑羅高聲嚷嚷:“現在輪到我,我要攻打好野弟,因為他剛才攻打我!”卡蘿大姐聽了,不屑地教訓道:“這時候不要私人恩怨好不好,可不可以有點兒世界觀啊!”好野哥因為年紀比較大,卡蘿大姐所教的遊戲技巧比較快上手,一心想着要贏的他賊頭賊腦地暗自盤算如何唬弄兩個弟弟的法門,卡蘿大姐把一切看在眼裡,提醒他:“你為了贏,就趁弟弟們不注意時偷吃步,看到他們卡住了也不提醒他們,這樣下去,遊戲是不!會!長!久!的!你看,就你一個人贏,就你一個人會,兩個弟弟都沒辦法從你身上學會贏的方法,沒辦法變得更厲害,你都沒給他們機會嘗嘗當贏家的滋味,接下來,他們就一定會覺得這遊戲不好玩,他們就一定不會想要再跟你玩,沒有人願意一直當輸家啦……你如果要他們以後都願意陪你玩這個遊戲,你就要把你會的都教給他們,他們厲害了,你才有機會更厲害啊!”

是誰說的?孩子的教育需要一整個村子的參與,我們現在只是兩個家庭合在一起,教育的威力就如此巨大……我還想把思緒繼續擴展下去呢,但被訓了一頓,有點兒訕訕的好野哥一肚子的不爽需要有個出口:“媽媽!你幹嘛沒事坐在我旁邊發呆?你幹嘛不去畫畫?”

啊,是是是!小爺,對不起,你娘我這會兒馬上就揀起畫筆,滾一邊畫畫去呵!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