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健康的樹林


: 2018-01-27 13:01:44

某日,吾妹在陽台乘涼,不經意瞥見陽台上有黑色物體快速地朝着她細皮嫩肉的腳背蠕動,她俯身一看,不禁花容失色,慌亂中將嘴上叼着的香煙大力摁下去,直到黑物萎縮在煙蒂之下。

待我從外面回來,她仍心有餘驚,滿臉驚恐地問我道:“妳知不知道剛才我在花盆旁邊看到什麼?”說罷,未等我回話立即接着說:“一隻水蛭!”

不用問,罪魁禍首當然是我。

話說上一次到森林裡去,大概是一個月前的事了。那次健行回來,滿鞋子泥濘,我脫了鞋子擱在陽台上,便到廁所洗襪子,扭開水龍頭,黑襪子浸出一缸血水,低頭檢查腳部,才發現腳踝有個“吻痕”還在流血,兇手已經不知去向。原來兇手早就鑽到陽台陰暗處,等肚子裡的食物消耗殆盡,再發動攻勢。(沒想到那一丁點血還挺耐飽的。)

水蛭要是偽裝起來,真的不容易發現。有一次,我跟觀鳥團去山打根,夜間到樹林漫遊回來,發現酒店浴室玻璃屏風上黏着一寸長的枯枝,用手一撥,撥不掉,心裡知道是水蛭,趕緊告知室友,讓她入內處理。我平時雖愛往樹林鑽,但看到水蛭心裡會發麻,若見牠在腳上爬行,更是慌張不已,我通常會求助於身邊朋友,身邊若無人,只好隨手摘一片葉子,硬着頭皮隔着葉子把緊黏在腳上的水蛭拔掉;有時候,水蛭吃肥了有嬰兒手指般大小,我根本不敢碰,只好假裝看不到,讓牠吃飽喝足自動掉落。

我的鳥友總不忘安慰自己:“水蛭是八色鶇的食物,為了八色鶇,犧牲一下沒關係。”

有個朋友跟我說,有水蛭的樹林表示林裡有動物出沒,是健康的標記。有一年,我們受邀參與某吉隆坡社區活動,其中一個項目是帶領公眾到樹林觀鳥,那片樹林早晨時段靜寂無聲,除了零零落落鳥叫聲,沒有蟲鳴,當然沒有水蛭,我們毫無顧慮的走在林間小徑,跟走在任何城市公園沒有兩樣,感覺有點悲傷。

前些時候,我和鳥友到Lata Kinjang瀑布一日遊,這座瀑布從南北大道可以看得到,坐落在金馬崙高原山腳。我們登上左邊石階,從吊橋上面看了瀑布之後,便抄右邊小路下去,殊不知小路泰半已讓植被掩蓋,加上雨天潮濕,正是水蛭最愛藏身的地方,我們倆忙着尋路,顧不了奮身攀上來的小吸血鬼,走出樹林時,才狼狽地脫下鞋子,將腳上十來隻生猛的水蛭悉數捉掉——不知道為什麼,我反而有點高興。

文/多風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