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萬惡青少年


: 2018-01-20 12:01:30

但凡有留意娛樂新聞的觀眾,去看《萬惡金錢》(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總難免有點心術不正:對,就是那部本來已經全部完成,結果因為奇雲史柏錫被揭發性侵青少年,顧全大局的製作人決定踢他出局,找來基斯杜化龐馬頂替的孤寒財主野史。如此高度的壯士斷臂,在我觀影生涯聞所未聞,陣前易角都算大件事,何況這是陣後易角,生米煮成熟飯又如何,有錢就是任性,戲中情節血淋淋搬到戲外實踐,令人膽戰心驚。同一條村的阿叔有難,同志界竟完全沒有義士幫腔,可見藏頭縮尾的衣櫃同志多麼討厭,只有棒打過街老鼠的清道夫,企圖打救垃圾鹹蟲的一個也沒有。

好萊塢以什麼掛帥從來不是秘密,在商言商,就算真的欺負弱勢人士也正氣凜然,教人嘆為觀止的是,導演堅持不改首映日期,以短短數星期時間重拍所有“以馬代雲”鏡頭。別以為金球獎提名龐馬為最佳男配角,便推斷他戲份不多,影壇分豬肉遊戲的規則早就混淆了正副定位,頒獎季節一到,誰是一號誰是二號視乎勝算有多高,沒把握的硬仗可免則免。《萬惡金錢》改編七十年代轟動一時的富三代綁架案,石油大王保羅蓋蒂嫡孫被擄,獅子大開口的贖金定為美元一千七百萬,爺爺除了搜索古董名畫一毛不拔,置親生骨肉的生死於度外。這樣舉足輕重的角色,縱使只不過坐在豪宅發號施令,出鏡率也不會太低,又要化妝又要打燈又要唸對白,飾演者還要年屆八十八,三週內如何起貨,想想都頭痛。

朋友梁小姐見我為“斬草除根”速度嘖嘖稱奇,二話不說傳來一篇列尼史葛訪問。不不,釜底抽薪的導演並沒有公開獨家秘笈,分解快手快腳的實際操作流程,只是一味宣揚自己乃行內數一數二快槍手,別人還在力竭聲嘶喊“開麥拉”,他的輕舟已過萬重山,那種旁若無人的沾沾自喜教沒見過世面的我眼界大開。不排除講的全是事實,輕攏慢撚的蝸牛隊伍冒出一隻速戰速決的白兔,難怪片約源源不斷,普通導演一年一部已經算勤快,他起碼三年抱兩。但浮誇口吻真不敢恭維,不知道是否歷來如此 ──恕我落伍,雖然《2020》(Blade Runner)被我奉為經典,迄今沒看過十次也看過八次,卻向來不是幕後大功臣的粉絲,印象中不曾拜讀他高談闊論的記錄。

不過《萬惡金錢》重拍只用了九天,磪實是神蹟,效率之高前無古人。對先進科技有心得的朋友,認為key演員的頭進現成畫面毫無困難,然而根據昏花老眼觀察,龐馬絕大部分鏡頭都是真拍的,場景跳來跳去,同場出現的演員多不勝數,幾乎完全看不出漏洞。唯一例外,是蓋蒂二世率領老婆子女去羅馬投靠爸爸那場,三個兒女閃了一閃,忽然單單剩下長子,其餘兩個童星不知所終,大概臨急臨忙學校申請不到假期,或者愛子女心切的星爸星媽不賣賬。這麼換一換人,製作費增加一百萬美元(後來有消息指一千萬),幾年前京城吸毒事件曝光,似乎也以易角救市,不知花費可有這般龐鉅?

文/邁克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