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想對阿斗說

: 01/18/2018 - 21:19

據悉,在越劇傳統名劇《碧玉簪》中裡有一句經典唱段為“手心手背都是肉”。俺是不懂越劇的啦,不過如今越發倒是有點“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揪心感。手心是,心疼小斗如今終於初次要領略這種天寒地凍的經歷(且接下來至少還要待上5年哪);手背是,更倍感心疼大斗獨自一人在雪鄉熬過整十年的孤身作戰——可憐她以前每年冬假回來都依依不捨得走,離開時更哭哭啼啼謂,說甚至連春假都想着要飛回來。可想而知,那段歲月苦寒有多難捱。

那天在飯桌上,大概喝了兩杯,大斗倒坦誠開講提到,她的同事們知曉她有個妹妹在哈佛,居然對她說:“那你的父母不是對你感到極度失望麼?”而她則回答:“我們從來沒有就這問題直接談論過。”當時俺只是覺得有點愕然,她怎麼會生出如此感想呢?當場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遲鈍如其母呀,現在始才想到,當時應該對她說的:“咱們該為才18歲的你獨自一人赴美,畢業後又孤身一人搬去費城;其後更孤伶伶舉目無親的去到紐約打拚,這所有所有的勇氣,該感到多麼自豪呀!”其實,每每想到這點,總令老娘眼眶熱辣禁不住潸然淚下。

儘管放眼看去,如今的她不但把自己照顧得很好,更活脫脫誠如刀槍不入的女漢子一枚。而她甚至一點也不謙虛,自詡在紐約這個城市裡,對於個人的評價自己至少可擔當得起個7分呢。(興許你曾在電影或美劇裡聽過:“You are just a 5 in New York.”其中的號數則是對某人的評價的意思也。紐約客就是如斯自我感覺良好,沒轍。)可是,這女漢子也並非一日練成的。她到底經過多少磨難,咱們其實一無所知的。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