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網紅四之二】捨棄名利遠走他鄉廣播人 費克利重塑形象再戰江湖


: 2018-01-18 10:01:51

現年35歲的費克利(Fiqrie Dahari),很早便在廣播界成名。10年前,他便已開始賺取高達5位數的月薪,過着人人都羨慕的名流生活。

雖然成名為他帶來名利,但也為他帶來不少煩惱和問題,於是,他在成名後不久,突然從民眾的視線裡消失,令人大感驚訝。

憶起這一段曾經使他迷失的黃金歲月時,他以雲淡風輕的語調娓娓道出他成名的過程。他說,他在大學畢業以後,便直接進入馬來廣播界發展。當時,他是在一家新電台工作,由於顏值和口才皆“高人一等”,於是,電台的主管們馬上扶了他一把,讓他一炮而紅。

接着,高名氣、高收入隨之而來,但對他來說,這一切都來得太快。加上該家電台為了在廣播界裡突圍而出,把所有主播包括費克利都包裝成“明星”,然後替主播強打廣告,以致這些主播的照片頻頻出現在各地的大型廣告牌上,更使這些主播的名氣衝上雲霄。

與此同時,電台還替各主播包括費克利接下一些來自電視台的演戲和主持工作,使得費克利瞬間竄紅。過後,雜誌紛紛把費克利列為當時最受矚目的當紅男藝人及娛樂圈人氣王。

結果,聚焦於水銀燈下的生活一度令他喘不過氣來,特別是後期開始湧入一些流言蜚語,有人開始抨擊他,甚至揭發他個人隱私,加上媒體將這些資訊曝露在大眾眼前,使得他感到極為難受。

2008年,他放下如日中天的事業,離開馬來西亞,然後像在人間蒸發般銷聲匿跡。

他披露,當年的緋聞和傳言幾乎斷送了他那氣勢如虹的事業,所幸,他及時放下一切,並重新規劃未來生涯。

26歲買車買房

2011年,他回國後準備東山再起,並轉型成英文娛樂界的主持人,接着再進一步轉型成網紅。如今,他不再待在過去所熟悉的社交圈子,而是走入別有一番天地、且發展空間更為寬廣的英文市場。

費克利出身於思想開放且見識寬廣的家庭。他說,由於他的父親在馬航工作,他從小便跟隨父親到不同的國家生活,直到讀大學時才返回馬來西亞。

他說,他當年是在機緣巧合下進入了馬來廣播界,聽着自己所不熟悉的馬來音樂,然後把有關音樂推薦給聽眾,這使他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自我。“當年,我曾向記者坦承自己的這一些想法,豈料,隔天即遭人抨擊說我崇洋、狂妄自大。其實,我不過是說話直接了些。不熟悉本地音樂,不代表我看不起本地音樂。其實,他們都做得很好,而我當時只是把自己對本地音樂的認識極為淺薄的事實說出來而已。”

他也承認,當時20出頭的他個性倔強,說起話來也特別自我。“26歲那一年,我的月入已達到5位數,於是,我掏錢買了房子和車子。據悉,和我同年的朋友都沒有我那麼幸運。”

“不過,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時的我雖然收入很高,但我的工作卻是經常滿檔,忙得不可開交。除了主持廣播節目,我還得勤跑外界,參加活動。全馬各地大城小鎮都被我跑透透,但我也因此學到了不少知識。”

粉絲以死逼迎娶

費克利竄紅後,曾被一些瘋狂粉絲纏上。

“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在公共場合遇見偶像後,留在遠處靜靜觀望,而另一種情況則是粉絲主動上前要求拍照。其實,我覺得要求合照也不算過分,而我比較抗拒的是當我和友人一同用餐時,有人前來要求合照。畢竟這會有些突兀,因為那是我和朋友相處的私人時間。更令人害怕的是,有些粉絲甚至會跟蹤我到住家。其實,我還遇過一種‘痴痴纏”的粉絲,對方指若我不娶她,她就會去自盡。在看盡人間百態後,我開始覺得自己二十多歲就得去承擔那些事物,似乎顯得有些失衡,結果,最後就真的出事了。”

費克利不願再提起過去那段令他決定引退的緋聞,他認為,他當時是為人所害。而在離開馬來西亞的那兩年多期間,他是留在新加坡生活,並從事活動管理的工作。過後,他也曾在知名品牌連鎖店裡擔任銷售員。

在自我沉澱的那段時間裡,他也有了新戀情,他的情緒也開始平復下來。直到2010年杪,他終向母親提起要返回馬來西亞發展一事,而一直都希望他返馬的母親立刻為此而感動落淚了。

“我告訴自己,我就快踏入30歲,若再不返馬闖一闖,很可能就難以再度爬起來。更何況我當時也想做一些自己能夠勝任的工作,並做好它。”

撰寫廣告文賺錢

回馬以後,費克利通過友人的介紹回歸廣播界,並在英語電台擔任主持人。由於他通曉巫、英、法3種語言,加上口齒流利,讓他最終得以在主持界佔有一席之地。

許多從前喜歡他的粉絲也非常懷念他,紛紛問他去了哪兒。2011年的重新開始,他為自己打造了全新的形象,以巫英雙語為主要語言回到藝能界。過後,他開始接到廣告商的邀約,為他們的商品打廣告。

他說,他多年前第一次啟用Instagram ,主要就是為了替一個巴西運動品牌發帖做宣傳。

“我的路線比較偏向時尚和健身兩方面,因此,所有邀我擔任代言人的商家的形象都離不開這兩點。”

費克利披露,在拍攝商品廣告方面,並非來者不拒。一般上,他都是根據本身的核心價值來考慮是否接拍有關廣告。

“就好比說,我本身不信美白產品的效果,所以,我從不接拍有關美白產品的廣告,這也是因為我對自己的膚色很滿意,我覺得,身邊許多人特別喜歡白皙的皮膚,其實是盲目追求。他們都忘了,暗沉的膚色也有它的美。”

正當紅收入可觀

到後來,電台主持變成了費克利的兼職,而多數的時間,他都以秀場主持人的身份,以及通過在社交媒體發廣告的方式掙錢。精通巫英雙語對他的幫助非常大,而他也因為精通巫英雙語,而在廣告的接受度上面就會比一般人要來得多。

費克利的每則廣告發文都可替他賺回4位數的收入。他也自設配套,如產品活動主持加上社交媒體發文,價錢有時甚至可以達到5位數。他認為,當網紅的收入可以是非常可觀的,但要成為網紅同時也必須具備一定的才華和條件,並非懂得拍照就可持久。

“記得有一次,我參加一場晚宴,主辦單位一口氣邀請了許多網紅前來助陣。當時,我遇到一名女孩,就問她是以什麼身份出席。結果,對方自稱網紅,除了網紅,就真的沒有其他更具體和實在的身份了。”

費利克認為,他曾在廣播界待過一段時間,同時也汲取了不少知識,所以,當他從舊有身份轉變為網紅後,他的事業更是一帆風順,但他卻不認為所有人都可以以網紅的身份長久生存。

靠顏值吃飯難持久

費克利說,他的網紅身份每月可為他賺取約40%的收入,而這是一筆非常可觀的數目。

在採訪過程中,費克利不斷強調“做自己”。他認為,社交媒體的出現讓世界各地的人士看到了更遼闊的世界,也讓大家都明白世界之大,因此,我們的心胸和腦袋自然得變得一樣的遼闊。

他指出,網紅的身份來得容易也去得快,所以,現在紅極一時的網紅,可能很快就被人遺忘。若要在網紅圈子裡持續發展,顏值的高低始終還是次要。唯有具備才華才能讓一個人走得更遠。

因此,費克利從來不靠顏值吃飯,而機會也總是給予準備好的人,他平日常積極提高自己的主持技巧,以便有機會接到更多主持工作。此外,他也積極健身,且每天花一小時的時間跑步,好讓身材可以繼續維持得好。

網紅光鮮亮麗的背後,總是得付出許多的努力和心血。在科技發達新人輩出的年代,唯有看得高走得遠,才可能締造傳奇。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