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彩繪仁心】中葯西用(一)


: 2018-01-03 14:01:07

眾所皆知,西方醫學為當代醫學之主流,不僅是因為這學科使用上有科學証據(隨時可以引經據典),而且還不時會看到一些懷有造福社會大眾、為醫學持續發展求進步的醫生,更重要的是讀這學科的門檻並不低(通常是高材生的選項再加上為數不菲的習醫費用)。由此可知它是一門結合西方科學、崇高志向與高門檻等因素的一門學科,所以說它能成為當代醫學的主流並非是沒有原因的。

雖然西方醫學貴為當代醫學主流,但其長達數千年時間以來的發展至今仍擺脫不了一些侷限與瓶頸。首先是對於世紀絕症如愛滋病、各類癌症或者是精神疾病(如憂鬱症、精神分裂症、老人癡呆症等),雖然市面上號稱有各種葯物甚至是新葯可用以控製或延緩病情,無奈的是至今仍沒有能“絕對治好”的醫療良策,而且在治療過程中多少都會產生一些副作用,也因此造成不少人在治療這些疾病時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卻沒得到滿意的效果,繼而去尋求其它非正統醫療。

西方醫學發展局限與瓶頸

西方醫學另一個侷限,就是對於常見慢性疾病如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症或高尿酸血症等雖然在科學上已經研究徹底了解其疾病發病機轉,在市場上推出了一代又一代的新葯“造福”許多葯廠,但嚴格來說這些葯並“無法”真正“造福”到社會普羅大眾,因為它只能“控制”並無法“根治”這些慢性疾病,也就是說葯到病“輕”而非是病“除”。

此外,使用者每天還要服用若干次葯物才能達到理想中的效果,這對許多人來說(特別是老人家)是一種心力上的負擔。還有一點,那就是西方醫學目前雖可治療許多急性病症達到葯到病除的效果,但隨著第三方的“介入”與“壟斷”,造成醫療費用日益高漲,形成了民眾有“病不起”的現象。

由於本身習醫過程是在台灣完成的,加上大學時期曾加入傳統醫學研究社上過一些課,所以對於中醫的認識自然會比較深入。事實上,中國醫學的發展歷史比西方來的久遠,也曾有過更多的史料記載,只不過由於缺乏系統性的記錄,派系眾多且繁雜重疊、缺乏科學論証依據,再加上早期秦朝時代的焚書坑儒、近代中共文化大革命等破壞,造成了至今仍沒有一門能獨當一面與西方醫學並駕齊驅的中醫體系。

西醫對中醫觀點呈現極端化

至於談到西醫醫生對中醫的看法,在我國目前是呈現出極端的情形,絕大部份西醫對於任何形式的中醫療法,不管是侵入或非侵入性,只要是源自中醫體系的一定反對到底(不管是馬來人,華人或印度醫生)。自己曾經在上班時聽過隔壁門診醫生對癌末病患大聲咆哮、責備病患不該使用未經他同意過的中醫葯物(即使患者認為服用後感到比較好),但是也曾看過一些民眾因為長期聽信某偏方服用中葯結果造成末期腎病變需終生洗腎,歸根究底這些醫生對中醫會產生如此的見解,乃歸咎於對中醫的不了解以及利益沖突關係。

話雖如此,卻有另一派西醫認為,治療病患可使用中西醫合併治療方式,因為他們認為把中葯和西葯一起使用在患者身上可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聽起來好像蠻新鮮似的)。可是呢,我國目前並沒有合法的中西醫合併治療醫生(衛生部根本沒有這種科別可以註冊!)結果是這些醫生的論調多為個人主觀經驗,在醫界裡的處境還蠻尷尬的。

坦白說,西醫對中醫極端化的觀點,並非是這一系列中所要談的,這裡所謂的中葯西用一詞,乃是指以西醫科學觀點來驗證中葯,然後將它歸納為受認可的西葯來使用(例如銀杏、人參與乳薊等),其實這些中葯西用的例子在西醫裡並非少見,差別只在於有否受到民眾的注意罷了。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黃學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