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不絕望】一場車禍撞斷雙腿 溫文度人生三字經,活下去!

: 01/17/2018 - 11:09

(雙溪大年訊)當時17歲的溫文度,還有很多理想。他正準備開拓自己的未來,他以為可以在未來大展拳腳。不料那一個晚上,騎着摩哆車的他,撞斷了他的兩隻腳、脊椎骨斷,大腿都撕裂了。

他因此在醫院住了11個月。再離開醫院時,太陽依舊、街景依舊,他的人生卻從此改變。

溫文度,一個雙溪大年人相當熟悉的人。

因為他與他的鐵馬,常載着妻子,在雙溪大年市區穿梭。從年輕到現在,依然是這架鐵馬幫助他走過了殘障後的這一輩子的路。

立志20歲開摩多店

溫文度出生於馬章武莫(Machang Bubuk),小學六年級後,結束了學業便幫助父母割膠。

身為老大的他,還有7弟妹。為了自己的前途,他後來離開了家,到處打工。他到水果檔口幫忙、到過汽車維修廠當技工、到行李箱工廠工作,車禍前,他如願到一摩哆車維修店當學徒,並立志在20歲時要開一間摩多店。

當然,一場車禍就改變了他的人生。他生存下來了,連醫生事後都驚訝對他說:你活下來了!

雖然後來的一段日子,他非常沮喪,甚至封閉自己。面對親朋戚友來探望,他都不願見客。不願見客的日子,他看了很多書,漸漸看開來了。

文度說,他當時想,如果他的前途繼續這樣下去,真的也就完了。如果要讓人家看得起自己,就必須先看得起自己,因此,他知道自己一定要振作起來,一起要有所改變。

當時擁有一台在15歲時,同事以20令吉售賣給他的單眼相機,便重拾這一興趣。

“當時我也看到一個電視節目,一位美國青年從鄉下跑到紐約,拿着相機幫人拍照而揚名。我當時想,我還有一雙手,拿得起相機,便找了妹妹當模特兒,開始了攝影。”

後來妹妹拿了照片給同學看,溫文度先在妹妹同學群中有了小名氣。通過妹妹的同學出錢買相底、負責洗照片,他當作練習,精益求精。

為了訓練自己的拍攝技術,他推着輪椅走進家後面的稻田、走入小道,拍攝日出、星光。

後來,一家地方報的專欄作家施亦謙,把文度所拍的照片刊登在報章上,也給文度不少鼓勵。溫文度後來便幫人拍照,一張照片收費80仙,這是他的一個生計。

他說,這應該是所謂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若沒有車禍經歷,就沒有看這麼多書,也沒有再深研攝影。

另兩次踩入鬼門關

溫文度人生中,除了車禍那一場危機,還有另外兩次,幾乎是臨腳踩入了鬼門關。

1990年左右,因腎結石在吉隆坡醫院住了大約8個月左右。這期間,因有一顆石打不碎,一次因細菌感染生膿,細菌流入血液,導致文度在一個晚上進入麻痺無力的情況,呼吸困難。

他說,護士檢查時發現量不到血壓,急忙叫了醫生。醫生說,要從胸口注入抗生素到心臟,但沒有保命的把握。

他當時跟醫生說,“用你認為能做的一切方式搶救”,後來,他也真的活過來了,這醫生同樣對他說,你還活着!

第三次,因胃痛送院,後來發現是膽生石。在期間,他的腹部大量出血,搶救期間醫生診斷已沒有氣息,弟弟在醫院也打電話跟妹妹說他已經斷氣。

文度說,其實在潛意識裡,他心裡還有微微氣息。他靠肺部一點點的氧氣,慢慢、很珍惜地,一點一點吸取。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我能呼吸了,當這些氧氣、新鮮空氣進入我體內時,十分舒暢。這些空氣,如果有100萬,我都願意買。”

是的,他又活下來了。

經過磨礪浴火重生

文度說,其實,生活中還有很多值得大家去珍惜,莫要為了一棵枯樹,放棄整個森林。珍惜眼前、活在當下,每天開心活着,尤其看看身邊的人,生活中還是有很多希望。

他說,經歷無數次的死去活來,需要靠堅強的意志、求生希望。身邊親朋戚友的關愛,至為重要。

溫文度說,他生命中很多貴人,而楊願深、鄭裕隆和鄧偉強,更是兩肋插刀的朋友。

他說,打從他經歷車禍後,他感覺自己猶如浴火重生,經過這些磨礪,以致後來他做不到的事,都會努力克服。包括他曾代表吉中慈恩殘障協會,到首都參賽殘障協會的運動會、他也是吉中慈恩殘障協會的發起人之一,他更是象棋好手。

“其實,我們雖行動不便,但我們還是可以幫助人。我和妻子陳蓮金曾收留一名幾乎要攜兒自殺的婦女,我們慢慢鼓勵和勸導她。”

文度的妻子陳蓮金是一名小兒麻痺症患者。在文度創辦吉中慈恩殘障協會時,她也是文度的幫手,協助處理電腦事務。

洗腎也有心得分享

目前一個星期洗腎3次的溫文度,也有一些心得分享。

他說,身為腎友,若依照醫學標準,對生活上的很多節制,是會令人漸漸失去對生活的熱忱。其實,很多東西,我們都可以淺嚐,才能保持生活的樂趣。

另外,他說,腎病友每次洗腎前都必須量體重,而身上的重量差距,他認為並非全部是水,可能因當天衣物較厚、長胖了或者便秘。倘若醫護員堅持把這體重差距抽離水分,會導致病人更為虛弱。因此,他認為,這是醫護人員或病人本身必須關注的一點。
 

【採訪後記】
“沒什麼比留着生命更為重要。”

看着文度萎縮的雙腿,眼神卻十分堅定,似乎對生活沒有一點的迷惘。

我常覺得,針沒有刺中自己是不會知道那種痛苦。文度對生命的努力,是在生死邊緣的搏鬥下,搏贏來的感受。活下去或許很難,活得下來,更是許多如文度般的病友,千載難逢的機會。

把任何挫折當作一次重生,這是溫文度的故事,教會我們的事。

 

文/陳美娟.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