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沒做遊客的資本


: 2018-01-17 11:01:19

有關為何美食和美景從來不是俺的那杯茶,這下終算對自己有個明白的事實了——老娘百分百不適合做遊客。不是什麼,馬幣太不給力所受到的衝擊委實太大了。

那天“自自冉冉”(編輯大大,新時代要接受新詞藻的全方位準備思維呀,基於馬國的政治領袖可以把“高峰”合為“高潮”通用;與此同時,人家台灣的蔡英文總統辦公室也都說“自自冉冉”是正確的呵),在倫敦的自由市場逛了一圈,其他的就不必多說了,光是看到一小盒普普通通的沙律標價就是5英鎊、一客隨隨便便的三文治也是要價6英鎊。俺那不大管用的腦筋,三下五除二將就地隨便將馬幣乘以6來計算:一個午餐,30令吉的沙律加36令吉的三文治——立馬把胃口驚撼到不吃都飽了。(除非有個阿斗在英國賺英鎊,那就另當別論自然產生不同講法了。)

猶記得住在加州那會兒,阿斗最怕的就是老娘用手去洗衣。大概小斗早給她姐學了是非,所以那個大斗一來到即問她妹那句:“媽咪用手洗衣呀?!”(大叔習慣換衣換得勤,每每啟動一次洗兼烘就5美元,嘩,有吃沒吃光是這種洗衣花費就整20令吉了。)沒有啦,後來小斗去教補習領現金的,每次回來就把鈔票扔在架子上。呃,老娘拿着那美元去為洗衣卡充值,逐漸習慣一元管一元用,感覺就舒爽多了,自然不會再去斤斤計較啦。

美國還是沿用磅為量詞,事實上一磅還不到半公斤(大約450克)。老娘那不好使的腦筋的好處就顯露出來了,看到幾美元的一磅的肉類,計算不來那麼複雜的轉換法,突就覺老便宜了。所以買起大魚大肉不手軟,別說阿斗,連自己都養得胖了一圈……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