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康復】12談>“明白”的深圳女士

: 01/15/2018 - 13:04

今天早晨打開手機,跳出一份短信息,是深圳X妙璇女士來的。她是膽管細胞性肝癌患者,手術後已6年,問我有什麼好的“康復”治療?

我回信息:“你現在好嗎?你有沒有接受過放化療?很不簡單,活過來了,祝賀。 ”

妙璇女士回复:“院長,我很好。2011年發現(肝癌)手術後做了化療,12(2012)年復發手術後也做了化療,14(2014)年手術後沒有化療。保持到如今,一切正常,很感恩。因為您做為榜樣,您是支撐我的力量,謝謝院長。 ”

化療結束又長新瘤

3年多前,妙璇來看門診,記得當時我們有一番交談——

“教授,我的肝癌復發幾次了,為什麼化療沒有用?”妙璇問。

我問:“做得很多嗎?”

“按指南做的,一點沒有馬虎。醫生說,為了預防復發?”

“你不是化療後仍然復發嗎?”

“是呀!在幾家醫院,換了幾種方案,每次都是化療快結束時,又長出新瘤子。 ”妙璇顯得很無奈。

“因為你這種癌,是膽管細胞性肝癌,對化療不敏感,即使瘤塊縮小,也是暫時的。化療不可能延長你的生命。 ”

“聽說化療不僅會耐藥,還有反作用,好可怕呀!”妙璇幾乎要哭了。

“這是已經證實了的。就是‘狗急跳牆’嘛。美國人打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天天打,打打打,打出了更兇猛的IS 。對癌細胞,不能僅僅‘打’,僅僅‘消滅’, 要‘改造’,改造癌細胞,改善機體,改善免疫,‘維穩’強體。 ”

“教授,我明白了 ……謝謝。” 妙璇笑了,看來有了新的思考。看她神態,她是一個“明白”人。

殘肝內滿是轉移瘤

但是,我腦中一直盤旋着另一位女士。她也是中年,來自湖北,

看上去是一位知識女性。她也是患膽管細胞性肝癌,2014年手術切除右肝,術後化療6個週期,4個月後復發,再次手術切除殘肝腫瘤,再換方案化療,半年後又復發,再化療,加上放療。一共做了46次化療,放射治療對肝做了32次,對肺,做了6次。目前整個殘肝內,滿是轉移瘤,難以計數,右肺下葉和胸膜轉移,腰椎和左髂骨轉移……

什麼叫無奈?什麼叫困惑?這個時候就是。我冥思苦想:怎樣使她明白?

“我們比喻一下吧:你家在湖北。因為風雪,高鐵受阻了,高速公路也不通行了,難道你就被困死嗎?治療癌症,不僅僅是‘抗擊’, 還要‘控制’ 。你只是在‘抗’,沒有‘控’。 ” 真希望她和她的家人能真正“明白”我的意思。

 

文/徐克成 

廣州暨南大學醫學院附屬復大腫瘤醫院總院長國際冷凍治療學會(ISC)前主席。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