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厚黑學夠深


: 2018-01-10 11:01:38

這天大斗下班一腳方入門,就嗶哩吧啦地媽媽滾開罵了。呃,原來他們今天開會,大家被一些問題膠住,延遲了大約15分鐘才踏出會議室。結果嘛,桌面上的食物竟然被“羅通掃北”——大老闆不懂是不是餓得血壓暴升立馬爆粗起來!搞到整個秘書部人仰馬翻頓時亂成一鍋粥,秒速急重新再去張羅外賣,以安撫大老闆的胃。

“(這裡刪去一行帶有人體器官的話語)人家都還沒有開始吃她們就打包完了,很過份……(省略不雅動詞)”(插播一下題外話,老娘這才發現美國人的爆粗幾乎是兩極的表達方式——極憤怒或極親民。誒,倘若要入鄉隨俗,第一個需要學適應的就是耳朵,特別是觀看Netflix的電視節目。)

“那你們老闆不是終於知道你們平常吃得有多屈憋了麼?”老娘天真地問。“他才不管你們餓不餓死去,他生氣的只是他自己沒有食物罷了。”大斗沒好聲氣的說。呃,突然有點理解了,大老闆之所以能成為大老闆,因為在他們的理念中所有小細節是不存在的。

最教人看到眼火爆的是,那些食物明明就一盒一盒地被盛在冰箱裡——堵得大家沒有東西吃也沒空間放東西。俄國婆的臉皮真不是普通的厚度。更過份的是,聽說囤到週五(紐約的辦公室一般四天半制,週五都只做到兩點),就三袋四袋地像搬家般才把一週的“糧食”帶回家。“喂喂,老媽子,咁樣呀。”大斗還一面爆粗一面做出那個滿肩滿腋載負着東西的囧死樣子來。哈,笑死老娘了。

一些通曉內情的同事說,這些俄國婆有好多房子在收租的。令人禁不住在猜測,她們可能平時將就上班方便就住在城裡的一個小房間,週末才回去在偏遠郊外的家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