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馬大華文學會無辜被代表


: 2018-01-09 12:01:50

馬大華文學會被校方凍結一個學期,連帶所有正在進行、已獲批准的活動都必須即刻停擺,引發了許多問題,尤其是進行中的幾項歷史悠久、影響深遠的活動,如全國大學生辯論界的最高殿堂──第16屆全國大專辯論會和讓全國中學華文學會聯誼的第12屆全國中學華文學會生活營,如今卻無端因為校方的一紙禁令而完全封鎖了這兩項活動舉辦的可能性,影響層面極廣。 

在校方無理打壓之後,萬幸馬大華文學會的執委並沒逆來順受,在禁令發佈後的一個多月裡耗盡了可行的方法,屢次晉見校方乃至與掌管學生事務處的副校長見面,對於被指責的錯誤說明道歉、交代和提出解決方案,換來的卻依舊是校方態度強硬、絲毫不退讓後,毅然將事情攤在陽光下,祈求社會群眾的關注和聲援,並展開聯署、面見高教部官員等,以此展開與校方的抗爭。 

若學會執委當初選擇默默承受校方這些不合理及以莫須有罪名加諸的極度過份和不對稱懲罰,那必將使校方能夠合理化這些本應不合理的行動及懲罰,令其有理可依,成為以後校方任意凍結處罰學生團體的先例,極大地侵害了大學生結社和辦活動的自由。 

當然,面對這樣的情況,總是有許多妥協派分子,認為只要退讓、忍氣吞聲、低頭認錯就可以令這些無理取鬧、故意小事化大找茬的人收手。保持這種想法的人,肯定是沒聽過著名美國思想家馬丁路德金的名言:“不怕壞人囂張,只怕好人沉默”,不知道固有權利會一點一滴的喪失,正正就是因為如此一再的容忍、妥協及退讓。 

還好,在執委會及各方不懈努力及抗爭下,終於令當權者放軟姿態,將懲罰修正為不影響進行中活動的方式。馬大校方將在學會被凍結期間,成為這些活動名義上的主辦方,但實際的活動策劃、籌備及方向,全都照舊由華文學會既定的籌委會進行,而在風波初期毅然伸出援手的校外華團,將被視為協辦單位,以免這些華團已付出的援助和心血付諸東流。除此之外,學會之下部分小組(如辯論組)也即刻解凍,可如常進行活動。 

政治人物請踏實少做點秀

雖非完美解決,但比起校方一開始全面凍結所有活動的粗暴懲罰,如此不傷及學會活動和不讓各方已付出的努力白費的方案,也可說是皆大歡喜了。可就是如此的解決方案,卻總有動機不單純的政客,喜歡像蒼蠅看到有縫的蛋一樣,見有縫可鑽就馬上趨之若鶩,想藉機往自己的臉上貼金,為自己掙些功勞和籌碼。

說的正是民政黨全國副主席、也曾在國立大學執教過的劉華才博士。本月3日,就在上述解決方案出爐多個星期之後,劉博士擅自“代表”馬大華文學會會見校方,而後還發文告將上述解決方案復述一遍,卻又漏掉了許多細節(如6個華團協辦這一點),不自覺地讓所有人以為馬大華文學會退守底線,將活動主導權拱手讓給校方,更拋棄一路以來情義相挺的華團,如此變相加害馬大華文學會,卻還沾沾自喜的想要將本來就已談好的方案變成自己的功績,其心委實可誅,其行為委實可恥。 

萬望各界人士擦亮眼睛,可千萬別被此類可誅可恥的行為給蒙蔽和誤導了。至於政治人物,還是踏踏實實少做一點秀的好呀!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