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仲裁庭判決拒賠償 女傭代理目無法紀

: 01/04/2018 - 09:36

(吉隆坡3日訊)醫生夫婦花費超過1萬令吉聘用家庭幫傭,詎料女傭工作7天就落跑,替代女傭卻是肺結核病患者。

雇主報警及向消費人仲裁庭投訴後獲判退款,但女傭代理中心無視裁決並拒絕賠償,令雇主束手無策下,轉向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求助。

除了上述來自雪蘭莪蒲種公主城的黃姓醫生,還有3名雇主,也在同一間女傭代理中心聘用女傭後,同樣面對類似女傭落跑問題,因此損失9000令吉至1萬6700令吉損失。

4人於今日在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安排下召開記者會,出席者包括馬來西亞女傭代理協會(PAPA)主席符策鏑。

黃姓醫生與妻子於2016年12月通過朋友介紹的女傭代理中心聘用一名印尼女傭,並分三次付款1萬6700令吉。女傭於2017年1月7日扺達,7天後卻在住家外的警衛亭處發現她要逃跑。

“我們將女傭退回給代理,他們再送來一人,但卻患有肺結核病。我們後來才發現這家公司已經被很多人投訴。我們報警備案,還向消費人仲裁庭投訴。”

疑一女傭提供給不同雇主

他說,消費人仲裁庭於2017年5月30日裁決該代理全數退款給他,他們於同年8月30日收到一張期票,兌現時卻被退回,等於沒有取回一分錢。

另兩名雇主,即符女士和潘先生分別花了1萬6200令吉及9000令吉向同一間代理公司聘用女傭,女傭工作數月後落跑,消費人仲裁庭裁決獲賠,同樣卻沒有下文。

除了有關代理無視消費人仲裁庭裁決的問題,張天賜也懷疑代理重複提供同一女傭給不同雇主。他認為,這種行為形同欺騙。

另外,符策鏑提醒,有意聘用外籍女傭的雇主,首先要通過合法的代理,從外國引進女傭,而不是聘請現有的女傭。

“已經在國內的女傭,一般都是使用旅遊證件入境,她們沒有受過培訓,根本不了解女傭工作。所以,當工作遇到困難時就想到逃跑。”

他說,正常的聘用外籍女傭程序是通過兩國合法代理,當雇主選定女傭後,女傭會在來源國受訓後,才以工作准證入境合法工作。

針對以上投訴案件,符策鏑表示,涉案代理是馬來西亞女傭代理協會的會員,他將收集資料後提呈人力資源部,建議當局吊銷該代理的執照。

他說,若這名代理被控上法庭,在《1999年消費人保護法令》117條文第1項,一旦罪成,可以被罰款不超過5000令吉,或坐牢不超過2年或兩者兼施。

無視裁決 政府應對付代理

張天賜透露,2016年只接獲5宗有關女傭的案件,涉及數額6萬3000令吉,到2017年時,相關案件增至15宗,涉及數額達19萬8500令吉,而且90%的問題都是女傭落跑,多數發生在保證期後。

他因此懷疑,一些代理其實已經被列入黑名單,甚至非法營業。

“一般上,當接到投訴時,我們會撥電有關代理,給機會他們解釋,並盡力解決問題。約有20%是可以解決,因為有時並不是代理出錯,雇主也會犯錯,比如對女傭要求過高。”

他指出,約20%至30%的代理則完全聯絡不上,即使有電話,也沒有人接聽。類似案件唯有交給消費人仲裁庭處理,但仲裁庭的執法權限往往令人失望。

“雇主向消費人仲裁庭投訴,雖然裁決獲退款,但被投訴的代理很多時候都拒絕賠償,完全不尊重法律。根據程序,雇主可以向民事法庭提出控訴,但他們已經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在仲裁庭,上庭的律師費也不是每個人可以負擔得起。”

張天賜呼籲政府向無視仲裁庭裁決的女佣代理業者採取行動,比如不批准更新執照,以讓仲裁庭的裁決更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