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康復】第11談>美國醫生的困惑

: 01/01/2018 - 13:27

2017年10月,第44屆日本低溫醫學會總會年會在日本千葉縣鴨川市龜田綜合醫院(Kameda General Hospital)舉行。我應邀為大會主題發言:“癌症冷凍治療:今天和明天”。會議的承辦方以治療乳腺癌而著名,因此將乳腺癌作為大會重點不足為怪。

乳腺癌的治療包括手術、化療、放療和標靶治療。隨着影像技術的進步,在超聲引導下經皮穿刺作微創消融,已經愈來愈多地應用於“小”乳腺癌的根治治療,其中以冷凍消融最受青睞。這次大會,就有10餘家醫院報告冷凍消融治療乳腺癌的經驗。

茶休時,認識了一位黑人醫生,荷姆斯博士(Dr Holmes),是美國加州一家著名醫院瑪奇彼得遜(Margie Petersen)乳腺中心主任。他自我介紹:“我是外科醫生,主要治療乳腺癌,但手術後康復是最大的困惑。因為乳腺癌是一全身性疾病,即使在早期,血行轉移就已經發生。腫瘤‘完整’切除不等於治療成功,正如中國一句成語:不是萬事大吉。在美國,對於乳腺癌術後腦轉移,我們常常手術切除,但對於肝肺骨轉移,幾乎束手無策。”

他問:“你們還有什麼好辦法? 例如傳統中醫藥。”他說曾遇到一位美國乳腺癌華人,在我院接受過治療,向他介紹了我們,說我院“很善於為病人思考”。

“謝謝鼓勵。我樂於向你推薦中醫藥。我常常應用5味或9味中藥治療已經轉移的乳腺癌患者,這些中藥的作用包括提高免疫功能、改善腫瘤微循環和氧氣供應、減低癌細胞侵襲性和促進癌細胞誘導分化等。”我具體地介紹了兩種中藥方劑,包括“松友飲”和“四君子湯”。

“中藥有效也很神奇,但很難學,能不能介紹單個製劑,用於患者長期康復?”他希望我將來能與他合作。

這時,奧地利的科班(Korpan)教授走來,他早在20多年前就用液氮冷凍治療乳腺癌,也深感術後預防復發十分困難。科班教授一手拉住我,另一手拉荷姆斯博士,笑著說:“我考察過徐教授的癌症康復模式。我現在有依靠了,患者治療有困難,我就找徐教授。”

當時有好幾位專家參與討論,有日本的、俄羅斯的、以色列的,還有台灣的。荷姆斯博士表示,以後要介紹病人到廣州,“你們有中國的方法。”

我很欣慰。中國已經進入新時代,就要有新思路,新舉措,也一定要有贏得世界尊敬的“中國方法”。

文/徐克成

廣州暨南大學醫學院附屬復大腫瘤醫院總院長、

國際冷凍治療學會(ISC)前主席。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