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終於2018

: 01/01/2018 - 12:20

1月1號落在星期一,會不會讓人倍感應該來個新願望的動力?新的一年在新的週一開始,沒有拖延的理由——呃,今天的公共假期,就當作是站在起跑點的線前,為明天作好準備吧。

新年新願望,好歹做點新的、有意思的事,就算不能有任何徹底性的“除舊迎新”(本性難移),也許至少買件新衣或燙個新髮型什麼的,才不會愧對這個全新的開始。(與其發誓要節食減肥,不若買新衣服,總比瞎折騰身子這種“改造大計”容易執行一點吧。)

可是,對咱們稍微已經走到“年齡深度”的老鳥溫層來說,新願望恐怕有點負擔。沒別的,這狀似趕車上斜坡,一個不留神搞不好不進反退,而且極可能是發生在煞車器已有點故障的情況下。最淺而易見的,莫如把頭髮染得過黑,看起來不但沒年輕一點,卻發現不自然得像戴了一頂假髮。

老娘雖沒染髮,但發現戴在阿斗頭上的冬天絨帽看起來特簡單時髦,可同樣的一頂帽轉套到老娘頭上,莫名其妙會從“好端端”變成“無端端”一副癌症倖存者的模樣(掩臉)。(突然讓人想起,為表慶祝聖誕節被擺在羅馬威尼斯廣場那棵從挪威運至的聖誕樹。它不但被民眾辱罵和嘲笑成Spelacchio(疥癬)這個綽號,甚至被專家診斷出“顯然受到精神創傷”的悲催冷杉樹。)

儘管如此,對於2018年誠然是在弦上的箭在燃燒的火,來吧,來吧,老娘已沒在怕!由三十多歲初次聽到身後有人喊安娣,左顧右望,最後發現—居—然—是在喊自己……經過那次8級震撼之後,從此所有的“輩份晉級”不過是餘震的程度而已。

試想,如果歲數繼續往上添加的話,也許可被喻為長壽……(撥身上的雞皮疙瘩。)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