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學生打不得罵不能 教師空嘆息

: 12/31/2017 - 15:38

(吉隆坡31日訊)全國教師專業職工會(NUTP)秘書長陳發福說,教育部有必要向教師說明在對學生採取紀律行動時,他們能夠做些什麼,否則對有問題的學生“打不得、罵也不能”,只能空嘆息。

他接受《馬來亞前鋒報星期刊》訪問時說,教師如今面對的問題是,教育部沒有為教師所能採取的紀律行動提供詳細的指南。

他說,雖然教育總監拿督阿敏瑟寧指第8/1983通函,即有關被禁止的處罰學生形式至今依然適宜,但這份1983年發出的通函只列出一般情況。

許多處罰被禁止

“就好像學生吸食強力膠是紀律問題,但法律沒有明文指吸食強力膠是錯的。”

“我們想要處理,但我們能夠得到保護嗎?倘若日後有家長質問教師,誰說吸強力膠是錯的?教師應該如何回答?肯定的,我們還沒有上法庭就輸了。”

陳發福指出,鞭打學生也是方式,即是手必須夾在腋下,揮藤鞭只能輕輕,不能有風;此外,還有很多被禁止的處罰,譬如不能罰站、不能嘮叨,也不能大聲跟學生講話。

他也指指示有紀律問題的學生停學或開除,這做法同樣存在問題。

“例如一名慣性霸凌的學生,初犯時我們調查,再犯時召見其父母給予警告,第三次是開除其學籍,但有關學生或其父母可以上訴,提出各種各樣的借口,最後上訴得直,當有關學生重回原校時,他會說:看吧,老師能做什麼?”

“有關學生最終還是不會害怕,只會不斷重犯錯誤。”

森老師掌摑學生被控  學校面對紀律問題

有關森美蘭州汝來的國小教師阿茲占,因掌摑一名吸強力膠、霸凌、毆打同學及逃課的學生而被舉報,更因此被控傷人事件,陳發福說,在對這案件進行研究後,教專發現該所學校確實面對學生紀律問題。

他說,在研究這起案件時,看到阿茲占獲得很多教師、朋友和村民支持,而當地甘榜的宗教司也指當地的孩童品性惡劣,清真寺基金的錢也經常被偷,有者甚至穿鞋子踏入清真寺內,讓他聽了也感到驚訝。

宗教司指當地孩童惡劣

他說,當教專與家長會面時,很多出席的家長投訴這些孩童涉及各種社會問題,例如吸強力膠、敲詐勒索等。

“很多教師講述了他們的經歷,然而涉及只是一名小學生,就已如此了。”

“我不想說阿茲占在這事件中所做的是否正確,問題是為什麼有如此多教師支持他?原因是有關學校確實面對學生紀律的問題。”

陳發福表明,教專不會支持任何被刑事提控的教師,即使在阿茲占向教專求助時,教專原本也不打算插手,只是提供法律上的援助。

“可是,過後在聽了各造的說法後,教專改變主意。”

反對廢開除制度  問題學生須離開

全國教師專業職工會反對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長所提出的廢除開除學生的建議。

教專秘書長陳發福強調,學校的權力只限於校內,有問題的學生就一定要從制度中排除。

他說,教專必須作全面的考量,考慮大多數人的利益,更不希望那些他們無法關心與幫助的人成為害蟲,免得一滴藍靛破壞一鍋牛奶。

“經常曠課的學生是應該開除,因為當他缺席考試,學校將無法達到100%的表現。”

另外,陳發福贊助教育部指示學校從2019年開始廢除依據成績分班,因為教育是人人平等的,最末的班級的學生會被人認為是“沒有希望”。

“首相都要與不同階級的人打交道,甚至是三輪車夫,這才全面,若在求學時,菁英只跟菁英交往,這對學生是不良的訊息。”

他也坦言,教專擔心的是,倘若某一個種族的聰慧學生在同一班互相競爭,將會變成種族的競爭。

陳發福也透露,教專已為了保障家長、老師和學生的和諧,制定了一套涵蓋14點的“家長道德准則”。

“這包括家長或監護人被禁止攜帶頭盔或危險物品進入校園,因為曾發生過一名父親在校內用頭盔把老師打至昏倒的個案,而這起案件已經被帶上法庭。”

他說,教專已將有關家長道德准則的建議,提交給教育部長拿督斯里馬哈基爾。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