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寫完這一年

: 12/30/2017 - 14:06

這一年再過兩天就要結束了。挨年近晚,我有什麼感想,關於再過兩天就要結束的這一年,關於這個常常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世界?我不知道。我連自己想要寫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想寫完這一年。但我想起森山大道。某次座談會上,有人問他:“現在這個時代常常不按牌理出牌,讓人完全摸不着頭緒,在這樣的一個時代,森山先生可以做些什麼?”森山大道回答:“我認為不管身在哪個時代,都會讓人不知如何是好。但是我知道身為一個攝影師該做的事,就是每天拍照。而且也只有這件事。在這方面我非常單純。雖然世界不會因為我的攝影而有所改變,但是如果我不持續拍照的話,我會連我自己都看不到了。”

***

年尾搬家,新居太小,只好清掉大部分的藏書,送的送,賣的賣,一本一本收進紙箱,看都不看一眼,看一眼就不捨得了。當然也有例外,例如珍藏了二十年的麥嘜和麥兜,理性和感性不停地交戰,結果是我坐下來,一本一本重溫我的快樂時光。打開《麥兜感人至深小故事》,一翻就翻到我最喜歡的〈點呀,May?〉,阿May下班的時候,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向地鐵站,一路上垂着頭,偶然抬起頭來,咦,原來今晚月圓。夜間的地鐵沒有什麼人,阿May慣性地坐在鋼凳末端,兩眼盯着鞋尖前約一尺的地方,也就是說,她什麼也沒有看見,她在發呆,偶然抬起頭來,咦,那個整套西裝的大肥佬,是肉兜兜嗎,她的幼稚園同學、小學同學、中學同學……她的思緒比地鐵更快,“嗖”一聲就穿梭時空回到過去。她記得自己失戀的時候,電話裡傳來肉兜兜溫柔卻有力的聲音:點呀,May?但他真的是肉兜兜嗎?他看起來多麼疲倦。回到家裡已經半夜,這時故事換了視角,麥兜脫下西裝,心想,她是阿May嗎,好久不見,她看起來多麼疲倦……

***

我喜歡這種平平淡淡,幾乎沒有什麼故事的故事。我還有一本《麥嘜感人至深小故事》,裡面也有一篇令人回味無窮的故事:〈愛情煎雙蛋〉。故事是這樣的:媽媽吃煎雙蛋的時候,會把鹽灑在碟子的旁邊,會把煎蛋切成一小片一小片,沾沾鹽,再送入口的右邊。這些,爸爸是看到的。但這一天媽媽有點不同,她把鹽直接灑在蛋上,把蛋放入口的左邊。於是爸爸就帶媽媽出街,去吃意大利餐,手牽手在星空下散步,買八十元兩件Polo shirt,臨睡前講故事給媽媽聽,當中還加入了爸爸自己編造的低俗笑話。第二天早上,媽媽一如往常,把鹽灑在碟子的旁邊,把煎蛋切成一小片一小片,沾沾鹽,再送入口的右邊。這些,爸爸是看到的。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