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哲天空】再見 2017 Hello 2018

: 12/30/2017 - 14:00

小時候我對先進國大英倫敦的印象是很多古色古香的歐式建築物,人群撐着黑色的傘穿着黑色的風衣緩緩走在下着雨的路上,有的焦急地等着紅綠燈,有的擰着手提公事包,有很多的斑馬線,背景是流水般的黑色計程車和灰色色盤概念的淒美。後來十幾年前來到了英倫,當時沒有再記得小時候的那種印象,對於林立的百年建築物我是驚歎、興奮、充滿冒險的年輕心情,一切怎麼看起來都是跟印象不對稱的五彩繽紛,當年襯托的不過是一個心境。

不知怎的,在英倫住了十幾年,搬離了以後的兩年,現在在威爾斯小城鎮住下回顧起倫敦,她又變回小時候的印象,而那個印象與真實是貼近的,是我住了十幾年和三十幾年前認識的都是一樣。

她沒有變,是我在變。變了的何止是生活,還有閱歷、路途。

剛來英國的時候吃的是魚條、炸雞、薯條、各國食物,現在喜歡在家做海南雞飯、炒粿條、蒸水粿、做班蘭Cake、喝Milo。看着孩子穿的黑色讀書鞋,會提起小學時媽媽(我)穿的是白色布鞋,每個禮拜要自己洗,然後刷上一層白油,有時懶得洗,去到學校會把白粉筆在髒的地方一直塗嘗試蓋過去,孩子聽起來是不可思議,我哈哈大笑。想起上小學時玩的很多遊戲現在有的孩子在英國的學校也玩,這也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地球是一個圈,人來人往,沒有誰比誰好或壞,優或劣,尤其在我踏入自閉學的研究後,更是體悟良多。

來到英國十幾年,認識的就是兩個字,成長。我沒覺得有特別了不起的見識或學到知識,但獲得了成長──這是我近幾年才發現並越加覺得確實如此。我明白了大人的難處,因此我理解了我母親;我經歷了人事的複雜,因此我對生活可以作選擇。很小就聽說“三十而立”的說法,過了三十錢也不能亂花因為有一家要餬口,熬夜再也熬不到天亮了,因為要送孩子上學,長大了,不再圖一時痛快,但還是可以偶爾跟老公二人夜間吃零食上網看電影,偶爾的埋怨卻是真滿足。我們沒有成為房奴、車奴,幸福來自我們共度的成長歲月。

一眨眼,恍如隔世。我離開家鄉馬來西亞已經十幾年。雖然再也回不去小時候,但這一刻,有往事相伴,是幸福。有留下的老友,更是難得,後來一路遇上的精神伙伴更是生命的守護。

再見 2017, Hello 2018。

文/哲林秋雯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