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永恆之城 羅馬


: 2017-12-30 12:12:43

像四年前的夏夜一樣,許願池還是擠滿了丟錢幣的遊客。仲夏歐洲夜,天空顏色由粉紅移交到碧藍,那種幽幽的湛藍是歐洲天空最動人的顏色。

戲劇性的噴泉點亮了燈火,水聲和人聲撞擊出夜之曲。不會有羅馬人的,羅馬人不需要這樣的願望。

女孩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用鏡頭看着我,伸出頭問:好了嗎?如同進行一項宗教儀式。我說:我丟了。在巴洛克海神和代表四季的仙女的見證下,一枚一歐元的銀幣,由掌心出發,經過肩膀,劃過悶熱的空氣,和周圍喧鬧聲,一起落入碧綠色的大理石池裡。池裡銀光閃爍。

據說在許願池拋一個錢幣,就會再回到羅馬。當初散播着這個美麗承諾的人,一定是個愛上羅馬,卻又得離開羅馬的人,像許願池周圍的遊客一樣。

而四年後,在夏天將結束的季節,我又回到了羅馬。那個一歐元的願望原來是真的。

愛上羅馬的人很多,恨羅馬的人也很多,而對羅馬又愛又恨的城市相信最多。羅馬需要很多時間來愛,對羅馬的愛,不能催促,一催促,就會開始嫌棄。嫌棄是感情中最無可救藥的罪惡,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如果你不願意給羅馬時間,也不要告訴任何人你在羅馬只有3天,羅馬人聽了都會哈哈大笑完再哈哈大笑。3天,和羅馬2700年的歷史,放在一起就是一個笑話。又是一個巴士經過鬥獸場會目不轉睛的遊客,羅馬人心裡想。

3天,你要怎麼去愛羅馬呢?或去接受羅馬的愛?要看凱撒大帝曾經繁華,條條大路通羅馬的羅馬;還是教皇依舊雄偉的羅馬?要看米開朗基羅創意充沛的羅馬:還是貝尼尼高貴華麗的羅馬?費里尼甜蜜生活裡的羅馬,原來只剩下沒落的貴氣。

落入時間迷宮裡

我們和我們的影子走在石板路上,或許拜倫也曾經和我一樣踏在同樣的石頭上。我很快就熟悉了羅馬,就像和舊情人分手再復合的感覺,她的習性,我還記得一清二楚。四年前走過的路,等過車的車站,都在那裡。喝過咖啡的咖啡座,咖啡香還是那麼熟悉。那個窗口還是開滿花,只是老貓出門了。天空還是南歐的藍,一絲不苟。羅馬的陽光燦爛而耀眼,仿彿就是兩千多年來的陽光,光華得讓你睜不開眼睛。夜晚的羅馬,也再發光。

層層疊疊的時間,在羅馬完全交錯摺疊在一起。我們落入時間的迷宮裡,時而和中世紀碰面,時而和文藝復興微笑,時而和巴洛克擁抱。或許就是因為生活在複雜的時間海洋裡,羅馬人從來是沒有時間觀念的,這個城市活到這把年月,你有什麼資格催她?羅馬沒有什麼改變,也不可能改變了,她已經玩夠花樣,過盡千帆,看盡風景,領盡風騷,70歲和90歲的樣子,總是沒有什麼分別。羅馬都叫自己永恆之城,時間對她來說還有什麼意義?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