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伊的尪

: 12/29/2017 - 13:04

接到已當了20年長工的書記沈秀玉突如其來辭職信,連她的直接上司周芸英也覺得恐慌:“伊講伊的尪需要她幫忙做生意,所以要她辭職。”

我覺得蹊蹺:“伊的尪是做哈密生意?為什麼要已經工作20年的某回去幫他?”

周芸英也是不知其所以然:“聽講是開IT公司,好像是請不到工人還是請不起工人,才叫自己的某去當幫手。”

由於周芸英近兩年已曾經多次向老爺子提出退休之意,雖經過挽留後又多做了這些日子,可是保不定她還是會因為家庭因素堅持要走,而且她亦將達法定退休年齡,屆時欲挽留也會挽留不了。因此比她年輕十歲的沈秀玉已是內定的職位接班人。

我便向頓失所依繼承人的周芸英建議:“你儘量說服她打消去意,不妨現在就告訴她,你不久後就將要退休,到時她就會升任到你這個行政主管的職位。”

“好吧,我試一下。”周芸英的語氣顯得有些無力,聽上去並沒多大信心。

不肯留下堅持要去幫老公

第二日她再來電:“無法啊,蜜斯沈說什麼也不肯留下,她說一定要去幫自己的老公。”

“既然這樣,我們也沒有其他辦法挽留她。你在北馬版刊登招聘廣告,一起也登出工程師和工廠主管的空缺廣告。”

好像也不花什麼功夫,周芸英便找到三名繼承職位的接班人。頂替李金豪的是個名叫艾溫的三十七歲男子,曾經在泰南的合艾那一帶工作多年,據說厭倦了流落異鄉的生涯,因此決定回流到老家北海準備安居樂業。

看見幾個空缺都已找到人手,過了兩個月,周芸英又再舊事重提,告訴老爺子她打算追隨已調職耶加達的丈夫到那裡定居。

老爺子接到她的退休要求後,有點心煩地對我說:“蜜斯周要跟隨丈夫去印尼,我也找不出理由拒絕,你說怎麼辦才好?”

“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公司這次只能讓她走。我們就叫蜜斯周在那邊登報請人,面試和錄取交由她決定,因為她是最清楚工作範圍的人。”

周芸英的辦事效率超強,不久後,果然就找到本身的繼承人,一個名叫多娜的中年OL。

在一間規模相當大的零件廠工作多年,且已經是年過四十五的資深職員,怎麼會想要離開溫暖窩,去加入另一間全然陌生的公司重頭來過?通常到了這個年齡且已服務多年的員工,一般上都不會辭職,除非有非走不可的理由。這是我對周芸英所拋出的第一個問題。

“她說她的公司是家族生意,近年有不少人事糾紛,令生意大受影響,財務也出現問題,已經兩年沒有獲得花紅,所以才選擇離開。”周芸英接着又補充道:“對了,F公司剛請來代替KK陳的工程師,也是這個多娜的前同事。”

兩個職位不相干的員工同時因故離職,看來真的是原本僱主出了問題。我便對周芸英說:“那好吧,你把多娜的求職信和申請職位表格傳過來,經過蜜斯特嚴批准,我這裡便會發出聘書。”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