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無心戀寒戰

: 12/29/2017 - 12:59

大斗見從西岸來她妹和從西馬來她娘對下雪帶着無限興奮的樣子,禁不住吐槽一下:不久你們看到雪都想吐了。呃,小斗誠然會有這樣的可能,畢竟還得呆在這種雪鄉環境最少5年以上的時間。至於老娘嘛,誒,在美好的雪景幻覺破滅之前,走為上策……對,在真正的隆冬酷寒來臨之前,老鳥要飛回去熱帶啦避寒去。(所以今年決定不跟阿斗們過農曆新年了。)

事實上,12月還不算真正的嚴冬。就算外邊的溫度已開始有降無升,但心情還是火紅熾烈度往上飆,因為,進入12月到處都是一片火樹銀花的聖誕節喜慶氛圍;然後,有花紅和加薪等的盼頭也。但,跨入1月心理素質就像“釜底抽薪“,心境逐漸邁向越來越暗淡的方向,狀似走進了看不到盡頭的隧道去。

年頭除了工作邁入最忙碌的階段是一回事,天氣的冰冷更是另外一回事。更甚的是,心理上那種幾乎是無止無休的寒冷才真難捱盼着春天到來的那種漫長簡直讓人感到絕望。而這種絕望感的心情大概延冰到4月,據悉東北部的氣候要到5月才開始慢慢回暖起來。

由於長時間見不到陽光(4點天即黑了),很多人多多少少都感染上幽居症(Cabin Fever)。所以,大斗和那個住在加拿大的姊妹淘,每年最重大的事宜,就是商定好 3月份的度假計劃——什麼都不做就躺(攤?)在那兒曬太陽。

當然,早訂好機票和酒店可以得到優惠是至大原因,但心底有個盼頭也同樣是重點。

來這裡上大學前,咱們無知地以為冬天是不必上學的。天寒地凍連動物都冬眠了,人類自然也睡不醒冬三月吧。欸,天曉得事實正好相反,各行業正一腳深一腳淺地展開寒戰呢。

 
文/山離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