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18給力】氣候變遷天災難測 水禍

: 12/28/2017 - 12:35

過去10年,我國經歷一場又一場的大水災,發生時總是讓人措手不及,情況也越來越惡化。雖然氣候變遷不是災難的直接肇因,但它造成的極端天氣影響廣泛。

回顧我國發生過的大水災,2006年杪和2011年初在南馬,2013年在登嘉樓,2014年杪在吉蘭丹和彭亨,2017年11月4日輪到北馬吉打和檳城淪陷,都是受到氣候變遷間接的影響。

國民大學熱帶氣候變遷系統研究中心(IKLIM)主任莫哈末沙魯(Dr. Mohd Sharul)說,過去這幾場大水災都與氣候變遷脫不了關係,尤其是我國季候風都已經轉移,比如2014年的東北季候風比往年來得遲,這些變數包括風向、氣溫和濕度,造成氣候系統失衡。

“2014年東海岸大水災與檳城水災不一樣的是,前者只是豪雨,沒有台風。檳城大水災是因為受北部兩場台風影響,即越南的丹瑞(Damrey)台風和泰南的另一場台風相遇時形成暴風雨。”

“檳城發生水災之前的數個星期,氣候異常悶熱,東北季候風吹來低溫的氣體,當兩者相遇會形成旋風。同時,低氣壓造成檳島周圍海水變成水蒸氣上升成烏雨,旋風抵達檳城就成暴風雨,降雨量也更加大。”

大馬無法預測未來一個月氣候

他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表示,台風是可以預測的現象,不過,我國氣象預測的科技並不如先進國家般可以預測未來一個月以上的氣候。基本上,區域的氣象預測只能預測短期如一兩天至一個星期的氣候,更何況我國氣候很複雜。

他指出,我國處於赤道,有無法預測的季候風,可以造成水災、暴風雨、長期旱災、拉尼娜(La Nina)或厄爾尼諾(El Nino) 現象。因此,我國與其他國家合作,尤其是歐洲國家和日本也關注著我國氣候。

“比起北或南半球國家,赤道國家的氣候非常複雜。英國科學家也發現,赤道線是地球溫室氣體釋放至大氣層的閘門,氣體在這區域的深對流(Deep Convection)可以改變我們的氣候。”

他說,無論是空氣污染、旱季或雨季都與這氣體對流的過程有關,而我國是熱帶國家,長期有雨是眾所周知的事,有關過程會加重對氣候的影響。

他強調,全球氣候變遷,所以大馬人現在已經不能像十多年前般,單純地認為只有東海岸在年杪時才有水災危機,類似檳城的大水災可以在任何地方重演,目前最重要的是改變人民思維。

“如果我們要保護生命,就要提高對氣候變遷的意識。很多人不懂這課題,在災難發生時不懂得如何應對,甚至損失性命和財產。事實上,這一切都得靠自己如何保護環境,如何減少氣候變遷。”

過度發展  污染環境

沙魯直言,過度發展是氣候變遷的主要肇因之一。“開發土地或工業造成空氣污染,製造很多氣體。大氣層的邊界層是根據氣溫形成,當氣溫高時邊界層受壓,鎖住氣體。陽光射進地球表面時,氣體吸收陽光會改變溫度,使氣候產生變化。”

他說,煙霾也是東南亞國家的環境課題,每年都會發生,而且不如台風般可以預測。“煙霾是無法預測的,今年不嚴重,有時只是一兩天,因為它可以是自然現象,也可以是人為造成,比如印尼燒芭,這是跨國際的課題。” 

對此,他透露,我國可以做的是提升空氣污染指數,即從之前的PM10(空氣中直徑小於10微米懸浮微粒物的含量)提升至PM2.5(空氣中直徑小於2.5微米懸浮微粒物的含量),達到新加坡和泰國一樣的水準。

交換情報尋策應對

作為大馬氣候變遷科學家,沙魯認為,無論是政府單位、大專研究所或私人機構應該從過去案例汲取教訓,組成團隊研究氣候變遷課題,互相交換情報。

他說,世界各國單位都在研究氣候變遷,我國就有氣象局、馬大和國大專屬研究中心及馬來西亞水利研究中心(NAHRIM),不過,我國依然缺乏專才和溝通。

他指出,2014年東海岸大水災後,政府提供撥款給大專研究中心展開研究。問題在於,類似研究不必等到事發後才進行,而且研究報告應該分享,而不只是專屬大學或研究所。

“每間大學都因為排名而進行很多學術研究,當然少不了氣候變遷課題。大家應該分享資料,也應該與氣象局,甚至警方和消拯局合作或聯繫,交換情報整理出有系列的應對方案。”

他也透露,我國氣象局與其他國家的氣象局有聯繫。事實上,日本氣象局於11月初已預測到泰南有小台風,若加強溝通,也許我國方面獲得及早通知。

培訓人才加速預測

沙魯指出,雖然我國氣象預測準確度超過80%,但基於科技問題,始終比不上先進國的準確,而且無法預測一個月的氣象,更不敢說這個月內會不會再發生水災。

他向記者解釋如何進行氣候預測。“一般人就是:若這幾天非常悶熱,接下來就有可能下豪雨。這就是一種模式。所謂氣候預測模式,事實上是數學方程式,比如若我換一個數字,預測結果會如何?預測完全依賴你的數學有多好,以及每日的觀察。”

他表示,赤道氣候很難預測,氣候每年都在變化,研究需要不同模式和觀察各地溫度、濕度和降雨量等(全馬有32個觀察站),所以現在我國也引進很多預測氣候的器材,但依然需要更多氣象科學培訓課程,以提供更準確和快速的預測。

他補充說,IKLIM擁有長期的氣候記錄,並與氣象局合作多年,了解當局擁有很好的氣候模式,但受委的氣象局官員只出國接受3個月的專業培訓並不足夠。

氣象報告難引關注

針對我國氣象預測報告,沙魯批評說,本地氣象報告太過表面,比如黃色警報就只是一味的“持續暴風雨”,無法引起公眾關注。與此同時,本地人不重視氣象預測也是另一項問題。“一般氣象報告只有顏色顯示,比如黃色預測有豪雨等,公眾根本意識不到任何危機。我們需要有系統地吸引公眾注意力,讓他們意識到即將面對的天氣及如何對策等。”

他以英國為例。“如果你去英國,看一看氣候播報員如何表現。氣象報告不是很複雜,但大家看了後就知道接下來應該怎樣做,如何安排行程。”

因此,他認為,政府需教育人民氣象預測的重要性,即從小學開始介紹這門專業,接著才會重視和關注氣象預測報告。

國內近十多年大災害

2004年12月26日
南亞大海嘯造成68人死亡,當中檳城38人、吉打12人、霹靂2人和雪蘭莪1人,另有6人失蹤。
 
2006年12月
南馬發生百年大水災,大部分市鎮淪為澤國,包括哥打丁宜、三合港、昔加末、武吉甘密、彼咯、居鑾、烏汝地南、古來、拉美士、避蘭東、昆蘭烏汝及麻坡等。不少地方水位高達5尺至10尺,交通中斷,造成2人喪命,逾4萬人緊急疏散。
 
2011年初
南馬重演2.0版大水災。
 
2011年7月
我國多個地區受煙霾襲擊,除了天氣干燥,印尼農民燒芭和林火問題是導因。接下來,煙霾成為年度季節。
 
2012年、2013年、2014年的6月
煙霾來襲,空氣污染指數屢創歷史新高,許多學校因此停課。與此同時,半島的降雨量減少,導致隆雪一帶經常制水。
 
2014年12月杪
東海岸發生大水災,連日豪雨造成積水難退甚而持續高漲,水深達二層樓高,8州受殃及,災民人數超過24萬人,90條聯邦大道關閉,吉隆坡通往東海岸道路也無法通行。
 
2015年6月初沙巴
蘭瑙發生5.9級地震,造成18人死亡。
 
2015年9月
霾害嚴重,全國約24處地點的空氣污染指數達到不健康水平,其中雪蘭莪莎阿南一度升至308點的危險水平。約400萬名學生受停課影響,渣打吉隆坡馬拉松也宣佈取消年度賽事。氣象局進行10天的人工降雨行動緩和情況。
 
2016年12月31日
東北季候風襲擊東海岸,豪雨不斷造成水災,超過6萬人受影響。
 
2017年1月31日
沙巴蘭瑙再次發生3.4級地震。 
 
2017年7月杪
印尼煙霾再襲,國內9個地區空氣污染指數上升。
 
2017年11月4日
北馬大水災,其中檳城遭到暴雨侵襲18小時後80%淪陷,6人死亡。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