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18給力】誰主布城看 投票率選戰

: 12/24/2017 - 17:50

十年前,308全國大選掀起政治海嘯,執政過半世紀的國陣首次失去三分之二多數國會議席及五州政權。接著,2013年“505換政府”的口號喊到最後一刻,國陣在得票率只有47%的情況下保住政權。

2018年的第14屆全國大選備受注目,不只是因為民聯解散,前首相敦馬哈迪下野、巫統傳統式內訌或是希盟四黨的利益關係等各種因素,同樣會掀動選民情緒,隨時影響到投票率。

十年前從媒體轉換跑道後,在國會反對黨辦事處進行研究的智庫政改研究所(KPRU)執行總監王維興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分析說,505大選投票率創下85%新高,一些華人地區的投票率更高達90%。不過,來屆大選投票率預計會減少,也許只有75%左右。

“換言之,大選局勢最大可能還是保持不變,納吉繼續做首相,在野黨的情況差不多就是這樣。”

他認為,巫統方面的馬來票會流失很多,國陣應該可以取回約5%華人票,其他所謂華人票回流的說法,其實是棄票。若棄票超過10%,國陣就佔了優勢。

“國陣在華社的策略如果奏效,就會讓你覺得兩方都一樣爛,因為他們知道你不會投他,只要你不出來投票就夠了。這是重要的策略。”

納吉黨內佈局受挫

“然後,國陣在華教方面又做得似模似樣,10+6華小課題,接下去應該會有更多動作。另一方面,若希盟有讓華人不滿的動作,種種因素加起來會導致華人的投票率降低。”

王維興解釋說,很多政黨除了在部署大選,也同時部署黨選,巫統也不例外。巫統有一個傳統,主席對署理主席的態度從不留情。所以,副首相兼黨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心裡明白,若首相兼黨主席拿督斯里納吉在大選取勝就不會下台,權力鞏固後還會砍士。

“加上一馬發展公司的課題,巫統內部有很多變化和不滿的聲音。多數馬來人對巫統的情意結是一生一世,愛黨如命卻有不滿主席的時候。現在的情況與1999年相似,當年馬哈迪對待安華的殘暴,很多馬來人不能接受所以投反對票。”

他說,巫統內鬥會造成幾個局面。巫統大會日前議決兩大高職不競選,其實說明了納吉的佈局受挫,讓扎希堵住巫統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

“這是大選前的權宜之計,納吉受挫但未輸,扎希任署理但未控制全局。這樣的安排對外展示團結迎接大選,對內化解任何要納吉選前下台的壓力。但是,若納吉在大選時只是險勝,這樣的安排還是可能破局。”

他指出,若納吉在大選前表明這是他領軍的最後一次大選,國陣基本上可以奪回三分之二議席。不過,納吉繼續在位,巫統一定會流失馬來票,只視乎巴仙率多少,再看非馬來票能否維持2013年的高投票率,就有機會換政府。若投票率低就只能維持現在的局面。

國陣最擔心馬來票

在印裔票方面,王維興表示,印裔不會棄票,反而直接轉去支持國陣,因為國陣已經針對印裔社群做了很多動作,比如把土著信託基金、土著貸款、大學固打分配一些給他們,所以理應可以奪回10%印裔票。

“總括而言,若華人降低10%投票率,再讓國陣取回5%,加上印裔的10%後,國陣最擔心的是馬來票。若流失5%馬來票還好,若10%的話,國陣政權就岌岌可危。”

另一個局面就是出現懸峙國會。王維興分析說,若華人票和印裔票各別回流5%,馬來票流失8至10%,情況就有所不同。

“若國陣無法在下一屆大選贏得半數國會議席,即222個議席中可能取得107席,但執政要112席,少了5席,就會出現懸峙國會的窘局。屆時,國陣要拉人合作,比如伊斯蘭黨或打希盟友黨的主意,還有東馬議員,巫統或希盟都會去拉攏,到時的局勢會很亂,因為只要其中一個州屬變節,結果就會一面倒。”

敦馬效應左右情緒

除了理論分析,另有一些因素也可以很有影響力,就且看各政黨如何掌握選民情緒,比如馬哈迪下野帶來的效果,以及納吉探望安華的動作。

民盟解散後,在野黨內部混亂,若情況持續下去,納吉輕易就可以取回三分之二議席。不過,納吉現在面對的難度就是因為馬哈迪加入希盟,幫助在野黨重振士氣。

根據觀察,馬哈迪下野帶來兩大極端的效應。他有壯大在野黨的勢力,但是他也是一個包袱。基於他過去22年執政時的霸權,很多人依然不滿他,尤其是20年來支持烈火莫熄的鬥士。

據了解,這批烈火莫熄支持者抱著觀望態度。若局面無法改變,並認為希盟還有機會,很多人會含淚投票。不過,希盟在大選前推馬哈迪擔任過渡首相的做法,無疑進一步減低投票率。

另一方面,若納吉在大選中險勝,他會在黨選時受到扎希挑戰,情形就像阿都拉在308政治海嘯後被逼宮一樣,所以納吉做了很多動作,包括在安華進行手術後去探望他。  

內情人說:“馬哈迪之前去法庭探安華時還引起不了太大情緒,但若宣佈馬哈迪做首相,那些烈火莫熄支持者會如何想?他當年這樣對你(安華),你都可以跟他合作,現在納吉探望你,是不是我的票也可以給納吉?”

因此,隨著希盟推馬哈迪擔任過渡首相,納吉探望安華的心理效應也許會隨之發酵。

選區劃分輸贏關鍵

選舉委員會相隔13年後,於2017年公告選區重劃建議,惟引發不公爭議,目前面對要求暫緩和進行司法審核的法庭判決。王維興認為,選區劃分生效時機對來屆大選非常關鍵。

他說,雖然現在選區劃分涉及法庭案件,但也剩一兩宗案件就解決,納吉只要在2018年三月之前召開特別國會提呈選區劃分,通過後就可以馬上生效,有助國陣奪回三分之二議席。

“這次的選區劃分十分關鍵,因為它很針對性,以確保巫統人選不會輸,比如在一些志在必得的選區,許多馬來票被搬了過去。接著,它瞄準在野黨一些選區,比如目前是公正黨的霹靂紅土坎,原本的馬來票已超過50%,再搬多20%馬來票進去,將華人票移去隔壁的在野黨強區,因為反正你一定贏的,但我搬一些人進紅土坎,我就可以奪回那區。”

他指出,選區劃分做法很策略性,國陣不需要奪回很多選區,它在最有可能是維持現狀下,只要十多個選區必贏,就可以取回三分之二議席。  

“無論如何,這一切都要看時機,如果明年初突然出現意想不到的全球經濟崩壞或房屋風暴,不能再拖,納吉就來不及通過選區劃分建議。”

三角戰役國陣得利

民聯解散後,來屆大選預計會出現更多三角戰。王維興認為,如果三角戰發生在伊斯蘭黨、國陣和行動黨,那應該是華人選區,行動黨還是會贏。不然,三角戰都可能讓國陣得利。

“如果是伊斯蘭黨對壘巫統和希盟的公正黨或土團黨或誠信黨,情況真的很難說,很大可能有利國陣,屆時就得看棄保效應。比如砂選舉時,公正黨候選人溫夏妮對壘國陣和行動黨時,華人很自然地集中行動黨,就不必擔心。”

“雖然是棄保戰,但效應也很複雜,因為馬來人離開巫統後第一個認同的可能是伊斯蘭黨,也可能是公正黨,不像華人除了馬華以外就是行動黨。這也是對大選增添變數的因素之一。”

互抽後腳影響選情

希盟基本上由三黨制衡,但公正黨和土團黨有利益衝突,反觀行動黨即使贏最多議席也無法做首相,所以若兩黨基於戰略利益合作需要,在選區分配不順時,就會有人抽後腳。

根據分析,土團黨與行動黨彼此有戰略需要,若對公正黨抽後腳,反而正中兩黨下懷。行動黨是華人政黨,土團黨如何壯大對他沒有威脅,情況就像國陣的玩法。相反地,公正黨勢弱對行動黨是好事。

行動黨之前沒有選擇地與公正黨合作,現在有了土團黨,彼此有了抽後腳的考量,也就是馬哈迪會支持行動黨爭取更多原屬公正黨的選區,行動黨的回饋就是幫土團黨爭取議席。如果換不成政府,土團黨未來的發展也許就像46精神黨般解散,或者回歸巫統。

針對上屆大選伊斯蘭黨輸得少的選區,原本是公正黨與伊黨合作經營,若變成伊黨和誠信黨都上陣,當地人的情緒也很多變化,因為局面變得讓他們不知所措,最後選擇不投票,也算是抽後腳的一種。這情況主要發生在馬來選區和混合選區。

在巫統方面,回顧阿都拉2004年狂勝後,卻在接下來大選慘敗,同樣是因為抽後腳。因此,若扎希在來屆大選計劃抽納吉後腳,不想他贏太多,其中一招就是釋放安華。

2015年2月14日,安華二度因肛交案被判入獄5年。根據監獄一般做法,安華行為良好,應該在2018年6月10日就可以出獄。但是,政府可以政治考量提早或者延遲釋放他。

文/李翠媚

光明日報